看《狂飙》的過程中突然想到了很喜歡的小說《紅樓夢》,蔣勳老師說過紅樓夢即使在一開始就交代了了金陵十二钗的結局,但是讀者還是會去關注主角如何完成自己的宿命。

以前我認為這恰恰說明了"過程"的重要性,隻要"過程"足夠精彩,就算在一開始就把結局抛出來,也一樣可以吸引住讀者。

但在看《狂飙》的時候,我突然想到,對于一部文藝作品來說,"過程"和"結果"其實都很重要。

如果《狂飙》一開頭就抛出的結局沒有和開頭形成巨大反差,我是不會有興趣關注主角是如何從開頭走到結局的。

正是這樣強大的反差,吸引我一直看下去。回過去看,《紅樓夢》也是如此,開頭和結局,一個興,一個敗,一步一步在"興"當中看到"敗"極大滿足我的好奇心。

《狂飙》的設定是最吸引我的,開頭和結局,是黑白颠倒的巨大反差,我好奇那些"白"如何被染成"黑",好奇那些"白"能否一直出淤泥而不染。

在這個過程中,我希望看到盡可能赤裸的現實,又期待存在某些理想化的設定,存在不會被染黑的"白",在大結局的時候給觀衆一絲光亮。

當然,如果隻有這樣的反差,我也可能在看了一兩集以後棄劇,還有一個吸引我追到現在的是它的過程。

我喜歡它的劇情推進,劇情緊湊,主線支線都講得很清楚,沒有注水的内容。這個實在太舒适了,因為很難看到。如果它和《三體》一樣拖沓注水,就算有開頭結尾的巨大反差,我也是看不下去的。

《狂飙》的"過程"有做得好的,也有做得不好的,但很明顯它的重點是放在了劇情上,在人物刻畫方面就沒那麼好了。

很明顯,《狂飙》的人物刻畫是跟着劇情走的,劇情之外的人物刻畫很少。

比如主角安欣,他的戲份幾乎全部服務于劇情,沒有關于安欣生活的其他内容,這樣沒辦法刻畫出一個豐滿的人物,人物會有工具化的感覺,其他角色也是這樣。

這一點要先跟其他注水爛劇區分開來,在成堆的爛劇裡,幾乎每一部主角除了劇情之外,又很多無關劇情的生活方面的内容。

但是它們不值得稱贊,第一,它們連劇情都完成不好,沒有資格開其他的内容。第二,它們開的其他内容,根本沒有内容,而且和主要劇情八竿子打不着。

要真正說明這個問題,我還是借《紅樓夢》來講吧,雖然這樣不太好,但這是我看過最無敵的群像。

首先,它有一條主線——賈府興衰,這個主線它完美地完成了。其次,有主線旁生出來的支線,沒有一個讓你覺得多餘,因為它們都服務于主線。這兩點《狂飙》也做到了。

但除此以外,《紅樓夢》還有大量人物的生活描寫,這個是最厲害的。

我們現在很多文藝作品,花些功夫,是可以做到把主線講清楚,讓支線服務于主線的。但是到人物生活描寫這個地方,做得成功的,很少。

最關鍵的就一個點——真實感。

《紅樓夢》當中關于人物的生活描寫,是讓讀者覺得真實存在的,要把這一點做好很難得。一部《紅樓夢》寫了十幾年,87版本的《紅樓夢》也拍了三四年。都是在"真實感"上下功夫。

簡單來說,要達到這種真實,讓所有的人物"活",不隻是服務于劇情的工具人,必須要有劇情之外的——人物生活描寫,而這部分描寫必須要追求"真實感"。

說回《狂飙》,它的所有人物都立住了,撐起了劇情,他們也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看久了以後也會有一些疲憊。

這二十多集看過來,我能從他們身上看出很多東西,黑白之間的徘徊和抉擇,人性的貪婪、人的溫情、人的欲望等等,但是他們都比較單一,我期待着在劇情發展中能看到他們的更多面,能感覺到他們"活過來",但是很少,在這個過程中看到的比較少。

總的來說,《狂飙》很好,對比其他大面積注水連劇情都講不好的劇來說,它實在值得其他國産劇看齊,最起碼得保證劇情緊湊,把主要劇情講好。

但在這個基礎上,《狂飙》想更好的話,也許可以再往"真實感"上面探索。其他目前還講不好劇情的作品就不需要給自己這麼高的要求了,不能一口吃成個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