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建起導演的電影《生活秀》,改編自武漢女作家池莉的同名小說。當年,陶紅憑借該片出色的演技,将金雞、華表等衆多最佳女演員獎一網打盡,風光不已。

此後,陶紅陸續接了很多電視劇和電影,其中最為90後熟知的,就是明星雲集,趙文卓和何震東領銜主演的《風雲争霸》。楚楚的這個角色就是陶紅演的,人如其名,清純美麗,楚楚動人。

但美人的角色千篇一律,能演出個性魅力的角色,才能讓觀衆回味難忘。

在《生活秀》中,陶紅飾演女主來雙揚,三十多歲,是一位在吉慶街上買鴨脖子的老闆娘,盤了一個小店面。鴨脖子是招牌,順便帶點小炒,專做夜場,店名叫“久久餐館”。

接地氣的生活片裡,幾乎所有市集中的老闆娘,都性格潑辣,彪悍,精明能幹,會來事兒。

雙揚的形象也一樣,能說會道,動作麻溜,手起刀落間,一盤盤誘人的鴨脖子,即刻就成了啤酒的最佳搭檔。


電影的故事情節,起伏并不大,說是生活秀,但完全是圍繞着雙揚的個人生活展開,用女性視角來看,重點挖掘雙揚的心理變化。

房産權、拆遷、家庭糾紛、子女、親情和愛情的糾葛,林林總總,就像每個成年人都有過的相似經曆。

在一樁又一樁令人煩惱發愁的瑣事中,雙揚身處流言蜚語中,憑着自己的一股市儈的聰明勁兒,一一幹掉了生活給她的大小磨難,達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

當她松下一口氣,準備拿出真心,重回第二春,将自己交付給一個她看好的大款男人時,萬萬沒想到,這個在她家攤位上,吃了一年鴨脖的男人,看上的隻是她的美貌姿色。

他來吉慶街的最終目的是:拆遷吉慶街。

雙揚哭笑不得,燃燒的希望被澆滅,她重新回到自己賣鴨脖的小酒館,守着吉慶街的攤子,直到拆遷的那一天。


雙揚自知自己是個美人。

每晚倚坐在攤前,夾着一支煙,緩緩吐出一個個煙圈。眉梢上揚,姿态妖娆,注視每一個過路人。風情萬種的模樣,如夜色中一支帶着露水的紅玫瑰,獨自盛開。

與吉慶街的喧鬧無關,但又是吉慶街上最有韻味的情調,最靓麗的一道風景。

雙揚風情卻不風流,嘴硬卻又心軟,對愛慕她的男人打情罵俏,卻又謹慎專一,渾身濃濃的市井煙火氣。

酒館生意不錯,追求者一堆,雙揚表面看似風光,背地裡卻有自己的苦衷:母親早逝,父親另娶,婚姻失敗,疼愛的弟弟進了吸毒所,哥哥妻管嚴,嫂子潑皮蠻橫......

為了把老屋的産權弄到手,雙揚丢下顔面,低三下四,拎着禮品去找之前老死不相往來的繼母和父親。她還不惜将弟媳一樣癡心樸實的鄉下姑娘,介紹給了房管局局長的兒子。一個見到女人就親,還有暴力傾向的精神病人。

房産證弄到手,幾經周折後,雙揚從小帶到大的弟弟,也出了吸毒所,開始步入正途。

小酒館的生意尚可,又有大款每夜守候,時時邀約,離過婚的雙揚,本以為人生就此圓滿,老天讓她苦盡甘來。

但生活就是這樣,你以為的事情,往往就是意外。

卓雄州飾演的大款,頭頂秃了一塊,眼神戲十足,嘴角一絲笑容暧昧。隔三差五就到雙揚的小攤上,點上一盤鴨脖,幾瓶啤酒,吸着煙,隔着小彩燈,觀望着雙揚的一舉一動。

也不輕易靠近和搭讪,就是默默地觀望着,幾年如一日。一副看似低調内涵,卻又油膩精明的大款模樣。

雙揚又何嘗不是精明謹慎的女人,她心裡清楚,這個男人已經迷上了自己。她也從不主動出手,兩個人都在暗中揣摩,度量。

直到有一天,雙揚抽出一支煙,打火機打不出火,大款默默靠近,雙手遞上一束火光。四目相對,燈光微暗,人聲嘈雜,一瞬間,愛情的火花在雙揚的心中重新燃起。

幾次交往後,雙揚開始一點點淪陷下去,她渴望這個也離了婚,有相似經曆的有錢男人,能夠把她從破碎的家庭中救贖出來。

孤身一人在生意場闖蕩多年,雙揚太渴望有一個安穩的家,有一個懂他的男人了。

可是機關算盡,到頭來,遇到的人終究不靠譜。

不管對外如何精明能幹,風風火火。女人在愛情面前,大多都單純簡單無比。婚姻,永遠是心中渴望的溫暖港灣。

雙揚放下戒備,對幸福的孤注一擲,将自己滿心的期待,破釜沉舟一樣推出去,她說“女人就是誰對自己好,就拼命要把自己嫁給誰。”

弄得大款一副莫名其妙,不可思議的神情,外加一句“沒想到你還這麼傳統。”

雙揚在大款身上看見自己的幸福未來,而大款在雙揚身上隻看到自己的欲望。

這種錯位,把吉慶街燈紅酒綠裡,雙揚種種妖娆妩媚的作“秀”,變成了一個人的獨角戲,真心和愛情,也“秀”成了一場悲劇。

從湖景度假村出來,天空下起磅礴大雨。幾番争執後,雙揚失望又悲憤,她跳下車,在大雨中撕心裂肺的哭喊。



黃粱一夢,原來是荒唐一場。

在和大款的拉扯中,雙揚的錢包口紅化妝品散落一地。她癱坐在地上,雨水混合淚水,把對生活的所有不滿和不堪,全都發洩出來,讓大雨清洗掉一切。


即使沒有男人真心愛她,即使不能做一個有家可歸的女人,成為一個孩子的母親,但她也堅決不能丢棄做人的尊嚴,和堅守了這麼多年的自尊。

所以,永遠也不要問男人,為什麼不愛你。

愛情不是生活的一切,有,最好,沒有,也能活。

電影裡的光打得不錯,給陶紅的鏡頭,着重點都在面部。每一個特寫都讓人格外關注她那雙眉眼彎彎、水靈靈、會說話的大眼睛。

陶紅演出了雙揚身上那種大俗大雅,不矯柔造作的自然美,路過吉慶街的男人,都要偷看幾眼,為她的美駐足流連一番。


但光有好看的皮囊,是不足以吸引他人的長久觀望。

雙揚在劇情裡柴米油鹽,人情冷暖,情愛厮殺的沖突中,将底層生活裡,那份女人獨特的自力更生,頑強倔強的性格,展露無疑,讓這個人物的形象變得生動,飽滿,接地氣。

女作家寫女性,通常筆下會留些許溫情。無論地上風雨多麼殘酷無情,枝幹是否被人刀斧亂伐,依然可能在市井煙火的塵埃中,開出花朵,無人在意,也可孤芳自賞。

影片中有個細節,暗中隐藏着雙揚人物性格特點。比如陰雨天,破舊屋檐下,雙揚撐着一把大紅色的傘,穿過小巷子。

紅傘就像一朵鮮豔盛開的花,姿态婀娜的移動,和周圍灰色陰郁的場景形成鮮明的對比。

和大款的愛情“秀”落幕後,雙揚再次出現在吉慶街頭,倚坐在鴨脖攤前,雙手夾着一根未點燃的煙。和電影開頭的一幕一模一樣。

雙揚低頭落寞的一笑。兩行淚水滑落臉頰。

一個年輕的畫家路過小攤,被雙揚的不一般的氣質和眉眼間流露的憂愁所打動。他雙手遞上打火機,點燃雙揚指間的煙,請求為她畫一幅人物畫。

雙揚微微一笑,眼神看向遠處,定格出一個抽煙的造型。模特一般,專注地“秀”上一場。

年輕的畫家立刻拿起畫筆,細細勾勒。

原來啊,生活就是一場秀,要麼活給别人看,要麼看别人怎麼活。不管最後“秀”的結果如何,隻要有人可陪,有人可鬧,那麼人間再苦,來一趟也值得了。


【藍小嗨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