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對年輕夫婦,丈夫托馬斯和妻子皮帕和搬進了一棟寬敞明亮的公寓,很快發現對面樓上沒裝窗簾的落地窗的公寓力一對夫婦相貌姣好,但舉止怪異。他們好奇心驟起,甚至買了一個望遠鏡方便偷窺。丈夫是一個全身肌肉、帥氣神秘的攝影師,經常趁妻子不在家的時候,在家裡給各種性感迷人的女模特拍照,拍完後則引誘她們上床。

香豔的場面讓皮帕和托馬斯看得心蕩神搖,同時,皮帕的心裡升起對被蒙在鼓裡一無所知的女主人的深深的同情。為更好了解事情的進展,兩人利用喬裝舞會的機會來到這家鄰居家,偷裝了一個試聽裝置。他們聽到這家丈夫對妻子的懷疑完全否認,還說她是無中生有,造謠诽謗。

皮帕在一家眼科醫生那兒做助理,這天來了一個長相靓麗、穿戴時髦的女客人,皮帕覺得眼熟,定睛一看,她的心髒幾乎跳出胸膛-是她!那個她一直在偷窺的女人!她佯裝鎮定,給這個她偷窺過無數次的女人介紹各款眼鏡,兩人竟聊得頗為投機,還約着一起去做SPA。聊天中皮帕終于知道了她無數次隔窗觀望的男女主人公的名字-賽博和朱莉娅,她強忍住想告訴朱莉娅她丈夫不忠的沖動。

不久有一天,皮帕用望遠鏡發現賽博又在和幾個女人鬼混,她想方連上了賽博家的無線打印機,給朱莉娅打印出一條信息:你丈夫對你不忠,垃圾筒裡有避孕套為證!托馬斯對老婆的行為很生氣,認為她過于幹涉别人的私生活。皮帕檢讨了自己,和老公保證以後不再對鄰居偷窺了。

誰知第二天,他們發現朱莉娅貌似割喉自殺了。托馬斯很氣憤,認為她的死與皮帕的參與脫不了幹系,他憤然摔門離去。

傷心欲絕的皮帕仍然在關注着對面鄰居的一舉一動。但對一件事上瘾後,要戒掉談何容易。她注意到賽博自己一個人到酒吧喝悶酒,于是尾随而至。他們聊了會兒天,賽博邀請她帶到自己家拍照片。雖然完全明白這意味着什麼,皮帕還是毫不猶豫地跟着他到了那個她無比熟悉的公寓。他拍了幾張,一直誇她好美,問她可不可以拍她的裸照。她點頭應允。最終,他們纏綿在一起瘋狂做愛。在皮帕腦中,這一幕,也許她已經幻想了無數次。

就在此刻,托馬斯回到了自己家裡,他先從冰箱裡拿出一杯飲料,習慣性地給窗外的鳥兒倒了一些,然後自己一飲而盡。忽然他的眼光轉向對面的鄰居,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那是他的愛人,曾和他山盟海誓過的愛人正在和另外一個男人翻雲覆雨。屈辱、憤怒和絕望占據了他的胸膛….

第二天皮帕回到家裡,推開房門,驚見房頂上吊着一具已經僵硬的屍體,正是她的老公托馬斯。驚魂未定的她反應過來,不禁失聲痛哭。

皮帕和好友被賽博邀請去參加他的藝術攝影展,開幕式上,皮帕發現了站在台上的朱莉娅,她竟然根本就沒有死!正在疑惑之際,蒙在照片上的布被揭開,她和托馬斯的巨型照片出現在人們面前。原來這個展覽的主題竟然是她和托馬斯!

台上的賽博和朱莉娅開口了,原來,皮帕和托馬斯租的公寓房主正是賽博和朱莉娅。簽租約時,裡面有一條就是同意房主有對租客拍攝的權利。所以,皮帕和托馬斯經曆的一切,都在賽博和朱莉娅的監控、策劃和掌控中。

皮帕瘋了一樣沖出展覽館,回到家中。她發現了賽博和朱莉娅裝在家中的攝像頭和各種器材,憤怒地把它們砸掉。她想盡快搬離這個夢魇一樣的家,這時她突然發現喂食器上幾隻死掉的鳥兒,她知道托馬斯喝飲料時有先喂一點兒給鳥兒然後自己再喝的習慣,仔細一想,有點不寒而栗….

賽博和朱莉娅去電視台參加展覽宣傳活動回到家,發現門口有一瓶慶賀展覽成功的酒。他們拿回家中,開瓶暢飲。正喝着的時候打印機開始打印一條信息:我知道是你們殺死了托馬斯。窗外似乎閃過皮帕的身影,賽博和朱莉娅追蹤着皮帕,一路來到眼科診所,皮帕出現在他們眼前,并告訴他們她在酒裡下了迷藥。藥效發作,賽博和朱莉娅接連昏倒,皮帕把他們一個個拖到機器面前,用激光燒壞了他們的角膜。

又有一對新夫婦搬到了皮帕的舊公寓,搬來的第一天,他們也好奇地從玻璃窗向對面鄰居家沒裝窗簾的窗子望去,隻見一對瞎子夫婦在屋裡摸索着忙着什麼。這一切,被站在樓頂、手持望遠鏡的皮帕盡收眼底。她潇灑地一個轉身離開,把望遠鏡留在了身後……

《The Voyeurs》(中文翻譯成《偷窺者》)這部電影沒有什麼深刻的意義,就是講了一對兩對夫婦互相偷窺的故事,如果說房東夫婦的偷窺是為了給自己的藝術展覽提供商素材,租客夫婦則完全是出于常人一般都有的好奇心和同情心。結果是一對夫婦丢了眼睛,一對夫婦中的一個命歸黃泉。

我是完全被故事情節所吸引。從旁觀别人偷情到自己偷情,逆轉逆轉再逆轉,不禁佩服這編劇編故事的功力真是不俗。當然了,這種以情節制勝的故事也大都經不起推敲。這房東不僅偷窺房客私自拍攝,還敢正大光明地去開展覽會,這不管在哪個國家可能都說不過去吧。而且如果證明他們殺死了托馬斯,為什麼兩人沒去坐牢,還能在家裡做瞎子:)

除了情節,這部片的拍攝尺度也比較大膽,走的是純娛樂片的路線。

這部電影的主題很簡單:好奇害死貓。專注于你自己的生活就好,千萬不要因為獵奇的心理和别人的生活糾纏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