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完JOKER,同伴說她太讨厭小醜了。我不知道怎麼回應她。

我想說,“哦,可是我還挺喜歡他的”,但我最終沒有說出口。也許我其實算不上喜歡他,但絕對不讨厭他,因為他帶給我的,應該是一種正面的情感。具體來說,我不是喜歡他這個人,我喜歡的是他作為人,所演繹出來的這個角色,活生生的,血淋淋的,讓我感受到他活着,讓我感受到,生命。是的,雖然他是虛構的,但是他活着,而且是,純粹地活着,他迸發出火花,眼裡光芒萬丈。所以,我尊重他。

我覺得讨論這部電影的立意沒有什麼意思,于我來說,電影裡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塑造一個角色而存在的。它将小醜刻畫得入木三分,并且,使我感其所感。

他難受地笑的時候,他輕松地笑的時候,他控制不住地笑的時候,他放肆愉悅地笑的時候。我盯着他的嘴角,我覺得我聽懂了。

真正反派不需要救贖,需要救贖的都是那些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懦弱的可憐蟲。是的,JOKER最開始是可以被拯救的,所以他最初隻是一個生活不如意的底層人,但他最終完成了自己的成長,我是欣賞的。

到了影片最後,又有誰有資格說他活得不對呢?難道他們活得就比他好嗎?

當他殺了人後,那種四肢心髒一點點解開束縛的感覺,找回自我的感覺,真正的,活着的感覺,誰能否認,這不是一種美好呢?這種美好又是如此的矛盾,因為在他結束他人生命的時候,我感受到了他對自己生命的熱愛。他隻是以他自己的方式熱愛着。

雖然JOKER有嚴重的精神問題,但我卻覺得,他最難能可貴的是,從某種角度來說,他是清醒的。他不是那些被煽動的暴力分子,更不是去定義善惡的自以為是,也不是經曆苦難後的怨天尤人。他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生活,然後手舞足蹈地走下去。

想着同伴對小醜深惡痛絕,我倒是反而無法接受toy4的主角。我覺得他認不清自己的位置,大義凜然地做着他認為對别人好的事。我不理解别人喜歡他什麼,這種毫無意義的自欺欺人的英雄主義的自導自演嗎?

我隻是想看一個人怎樣活着而已。

我隻是喜歡一個人活得精彩,活得有意義而已。

而不是盲目的英雄主義,盲目的正能量,盲目的倫理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