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爾汗參與的影片,似乎從未讓人失望。印度片《神秘巨星》是一部關于夢想和逆襲的爽劇。影片糅合了諸多可引起話題的要素,比如重男輕女,比如大男子主義,比如追逐夢想等等。


【01】


追求藝術夢想的影片可謂層出不窮。人的天性對藝術總是帶有好感和共鳴。畢竟人天生對美具有天然的趨近心理。

音樂更是如此。好音樂經久不衰,曆久彌新。好音樂可以穿越時光,超越凡胎,以更高一級的層次存在。好音樂餘音繞梁,聽者三月不知肉味。


十幾歲的初中女孩伊西亞,學渣一枚,然而上天賜給了她一副天籁之聲。加上自幼在母親播放音樂的熏陶下,樂感很好,對音樂表現出了極高的天賦。

在追求音樂這條路上,影片并未過多地渲染:長時間的修煉内功,一萬小時定律,即使是天賦才華的天選之子,依然需要靠内驅力去完成夢想的自我奮鬥精神。

而是更多地展示了家庭環境的驅動下,女主從最初單純對音樂的熱愛,到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夢想去保護母親的故事。

女主的性格并不是乖乖女,她成績不好,還經常從高價補習班逃課,脾氣倔強,個性獨立。因為長期生活在暴·力家庭,所以潛意識裡潛伏着反抗精神。

從小看着父親對母親的動辄家庭暴`力的舉動,女主恐慌、憤慨,不安但又無能為力。

還好,母親雖然懦弱,但是善良寬厚,給了女主力所能及的所有寵愛和寬容。母親的愛,像一個堅不可摧的防護罩,守護着女兒内心的柔軟,也堅定地守護着女兒的夢想,并一步步地推着女兒向夢想前進。


【02】


女主穿着蒙面黑袍,自彈自唱原創歌曲的視頻一經網上公開,迅速爆紅。成為了全球神秘巨星。有人說,才華就像金子,不管在哪裡,都能閃耀出光芒。隻是時間的問題。女主的天賦在母親的推動下,得以展現。也跨出了女主音樂夢想的一小步,這一小步讓她欣喜若狂。

接下來,她接受過氣歌手夏克提的邀請,錄音棚裡清澈無畏的高亢之音,直接震驚了現場的所有工作人員。錄音成功了,甚至讓夏克提重新找回了做音樂的初衷。

美好的正能量總能感染到周邊的人。

而這一次,她最初的目的是為了母親。她要達成的是用自己的天賦,換取解救母親于暴力婚姻的機會。也是這一次,她的音樂夢想前進了一大步。


每個人在實現夢想的途中,都會遇到一些貴人。

影片阿米爾汗飾演的邪痞過氣歌手的角色,性格鮮活,是助力女主夢想成功的重要跳闆。

小男友欽滕是她的知己,也是她夢想路上的伴侶和助手。

最初她不屑夏克提的邀請,因為夏克提此刻正為離婚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在女主看來,離婚的人不是一個好人,因為就如自己的父親,媽媽就應該與那樣的人離婚。

小男友欽滕開導她說,并不是所有離婚的人都是壞人,離婚也有可能隻是雙方性格不合适。

于是她才同意了夏克提的邀請,沒有錯過這個實現夢想的機會。

被全家人萬般寵愛的弟弟古杜,則是一個十足十的小暖男。他愛姐姐,愛媽媽,也愛爸爸。小暖男單純的愛,柔化女主過硬的性格。


當女主曆經坎坷——其實大部分是她母親替她承擔了。站在歌手新人獎的舞台上,鏡頭燈光聚焦,榮耀加身,音樂夢想這一刻得到了最初的實現,更重要的是實現了帶母親脫離暴·力家庭的生活夢想。


【03】


實現夢想的過程就像升級打怪。這個怪物有時候來源于外部,有時候來源于自己。女主的最大BOSS是大男子主義的父親。

升級打怪都是需要輔助的。女主實現夢想的女主的最大輔助是媽媽。

生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國度,父親曾經阻止過女主的出生,若非媽媽的堅韌,女主不會誕生。

但是對于女主來說,生活在這樣的家庭,也并非她所願。

現實生活中,原生家庭的糟糕,會讓我們無限沮喪。一輩子都在想辦法逃脫,然而很可能越是掙紮陷得越深。

女主父親的壞脾氣拖着全家人陷入深淵,卻又不自知反省。女主從試圖積極抗争到放棄抗争,如果父親是一個家庭的頂梁柱,那麼母親就是一個家庭的基底。女主所擁有逆襲的勇氣根源于母親。

如果不是有母親給予了她寬松的生活環境,承擔了父親對她不滿的絕大部分壓力,女主的天性根本得不到解放的機會,音樂天賦也永遠沒有機會釋放;


母親動辄被丈夫家庭暴`力,遍體傷痕而隐忍不言,我們在觀影中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這樣的角色是非常真實的存在,而幾乎可以預見絕大多數的人不會像她那樣,有勇氣去翻盤。

她的勇氣來源于精神長期被壓抑積攢爆發,是丈夫摧毀女兒夢想的刺激,更來源于女兒的獨立,女兒初綻頭角的光明前程。

同樣身為女人,年幼的女兒尚且有勇氣去追求夢想,那麼她就更不能退縮,讓女兒再重走自己走過的這些苦澀生活,也不想再成為女兒心目中懦弱的母親形象,不能辜負女兒為自己所付出的努力,不讓兒子古杜被父親的壞脾氣所影響。

同時也是女兒,讓她開始看到,也許女人還可以有更好的道路可以走,并不是選擇了一條錯誤的道路,就一定要一路走到黑。

當她在離婚協議書上歪歪扭扭地簽上自己的名字,警告丈夫再動粗就報警,讓丈夫失去夢想中的工作。對她而言這已經是破釜沉舟了。


【04】


看到母親在機場爆發,直接理直氣壯地怼丈夫的那一個高光時刻,觀影的我們覺得很爽,之前對母親抑制的情緒也得到了釋放,但是我們又會隐隐約約覺得不安。為什麼?

我們的潛意識裡擔憂的是,一個沒有在外工作經驗,一無所長,女性普遍被歧視的國度,離開了丈夫的物質基礎,将來她們的生活該怎麼辦?

魯迅先生的《傷逝》裡,子君逃出了原本困住自己的封建家庭,但最終因為無法擁有使自己獨立的經濟來源而失敗,最終郁郁而終。

逃離隻是一個開始,更現實的是未來:是否有不依賴他人,獨自生存的能力。

當然,電影可以很圓滿:女兒走上歌手的正規道路,賺錢養家,坐收名利,從此逆襲人生。

但現實中,如果女兒失敗呢?女兒長時間内沒有收入,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不過,再怎麼說,邁出了這一步,人生就有了希望的可能,不然會一直生活在絕望裡。


逆襲人生需要勇氣,更需要實力,長期計劃以及更努力的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