誕生于41年前的1978年,曆經十部正傳、若幹部外傳,每隔幾年便能冒出續集的影壇“常青樹”,《月光光心慌慌》仿佛是歐美觀衆心目中最期待的“萬聖節保留節目”。

不過,2009年的《新萬聖節2》之後,戴面具的殺人狂魔邁克爾,不知為何就忽然消失了。究其原因,跟《電鋸驚魂》系列的堅鋸、《猛鬼追魂》系列的釘子頭、《驚聲尖叫》系列面具哥類似,老派的低成本恐怖片模式已經很難在視覺特效打天下的主流電影市場分得哪怕一杯殘羹了。

前面舉例的幾部電影系列,都是曾經的一代經典、續集無數,坐擁裡程碑的地位,到如今,不過是年輕觀衆眼中應景的情懷之作。再加上《電鋸驚魂》新出的續集毫無懸念的口碑票房雙慘敗,2018版《月光光心慌慌》注定前途未蔔。

情懷是新版《月光光心慌慌》僅剩的籌碼。

于是,那個41年前的“最後的女孩”傑米·李·柯蒂斯被請了回來,更貼近1987年初版的麥克爾·麥爾斯也回來了,甚至,連電影配樂、場景布置、高能設計,都給觀衆一種與老版幾乎完全相同的錯覺。

一旦被一部恐怖電影吓哭了,下次你還是會被吓哭。想當年,我也曾鬼使神差的選了1987年版的《月光光心慌慌》,當年被吓得屁滾尿流,現在每每想起依然戰戰兢兢,到了新版,這種心理陰影依然揮之不去,隻敢動用快進+開音箱的看片技巧,才能勉強把片子看下來。

先不管奇葩的劇情邏輯,忽略掉各位配角們楞要送死的智商設定,單就血淋淋的殺戮鏡頭、驚為天人的主角氣場和毫無尿點的緊張氛圍,一部老派經典恐怖片該有的元素,在2018版《月光光心慌慌》裡幾乎全占了。可以說,這是一部合格的老梗新翻片,情懷這個選項可以打滿分。

許是恐怖片看多了,再看這部新作,老派的氣息撲面而來。為了引入劇情,也為了給新觀衆解釋《月光光心慌慌》系列的初始設定,影片前面的背景介紹稍顯啰嗦。不過,自從邁克爾“自由”以後,一次次随機殺戮,一步步威脅緊逼,緊張感一下子撲面而來。

追逐和殺戮,這是《月光光心慌慌》系列電影的核心競争力。在新版《月光光心慌慌》中亦不例外。邁克爾人擋殺人、佛擋殺佛,仿佛是動作片中帶着光環的“主角”,而在驚恐中不斷躲藏的女性角色們,則成了紙片人一般的“反派”。

同類影片看多了的觀衆會注意到,雖然反水的醫生和暴斃的警官這類功能性角色,多少有種“為了反轉而反轉”的嫌疑,但在影片的最後一幕,祖孫三代配合默契的爆棚式反擊,幹淨利索的完爆了“不死小強”邁克爾,那個一直被模仿的《月光光心慌慌》,似乎又回來了。

總的來說,2018版《月光光心慌慌》很好的完成了本作首尾呼應的曆史任務,為系列電影畫上了還算完滿的句号。戴面具、拿着刀的邁克爾,形象實在是太經典,以至于對本片感興趣的觀衆一定會自帶心有餘悸的情懷。一代裡程碑能夠延續,還有什麼可奢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