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的小夥伴關注下我公衆号吧!想要的電影資源,喜歡看影評分析,都可以來找我!!!

碼字不容易,謝謝支持!微信搜索:小皮看電影

在今年的戛納電影節上,有兩部我最期待的電影,一部是奉俊昊的《寄生蟲》,另外一部是阿莫多瓦的《痛苦與榮耀》。

目前在豆瓣上,前者9.2,後者8.7,都是妥妥的高分佳作。

其中,《寄生蟲》将作為今年first青年電影展的閉幕影片,與國内影迷見面;

而《痛苦與榮耀》則因為最近已在網飛上線,讓人得以大飽眼福。

所以,今天咱們就一塊先來看看這部。

影片的男主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導演,名叫薩爾瓦多。

他曾經拍攝過不少藝術佳作,早已身負盛名。

但令人悲傷的是,如今的他百病纏身,深受咽炎、消化道潰瘍、内源性哮喘、坐骨神經痛、肌腱炎、耳鳴、偏頭痛等各種病痛的折磨。

這些疾病給他帶來的,不僅是肉體的痛苦,還有精神上的刑罰。

他常常陷入恐懼、焦慮和煩悶之中,無法再繼續拍電影。

最近,男主32年前的名作《滋味》得以修複重映。

他收到邀請,和片中的男主演阿爾貝托一塊參加映後活動。

這要是放在以前,男主肯定不會去找阿爾貝托。

因為,當年在拍攝《滋味》之時,阿爾貝托違背了不吸白粉的承諾,表演也沒達到男主的要求。

電影拍完之後,兩人就分道揚镳,再也沒有往來。

但如今随着年歲增長,男主看待事物的感受不一樣了。最近一次重看《滋味》時,他覺得阿爾貝托的演繹,比自己印象中好很多。

于是,男主主動來到阿爾貝托家門前。

兩人時隔32年的這次重見,也大有“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架勢,非但沒有針鋒相對,還一塊坐下嗑起了藥。

很快,重映活動的時間就到了。

可就在出發之前,男主卻因為自己的身心狀态太差,打起了退堂鼓,放了電影資料館的鴿子,和阿爾貝托在家嗑藥。

最後,資料館人員不得不采用電話連線的方式,讓兩人與觀衆進行互動。

結果,男主在嗑嗨了的情況下,一時沒hold住,再次數落起阿爾貝托當年的不是,把憋在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

兩人因此爆發争吵,阿爾貝托負氣離開。

但男主卻因為這幾次接觸,對毒品産生了依賴,開始靠海洛因來緩解病痛。

不久之後,由于放不下電影事業,男主想到之前阿爾貝托看上了他的劇本《瘾》,于是主動拿着劇本,去找阿爾貝托和解。

他答應把劇本送給阿爾貝托,他可以出演、可以做任何處理,但隻有一個奇怪的條件,那就是男主不署名、不導演,也不想和這部作品有任何關聯。

這是因為,《瘾》實際上是男主的自白,裡面的故事說的是他自己,主人公濃烈的情感就是他的心聲。但他不希望任何觀衆知道這一點。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瘾》正式出演之時,在觀衆席上,有一個男人一眼就看出了故事原型是男主。

因為他就是劇本中的另一個主角——男主年輕時的戀人,費德裡克。

通過阿爾貝托,費德裡克找到了男主。

兩個曾經深愛彼此的人,就這樣意外地久别重逢。

他們熱情相擁,一塊叙舊,聊起了這些年來彼此的變化,言語之間透着無盡的柔情。

不過,就在費德裡克提議重溫舊夢的時候,男主卻笑着拒絕了——我們還是規規矩矩地,把我們的故事了結了吧。

劇情發展到這裡,估計小夥伴們都看出來了,這部電影要講的,是男主人生中無法釋懷的那些心結。

而除了錯失的戀人之外,令男主難以忘卻的,還有四年前去世的母親。

在病痛與毒品的雙重作用下,幼年時和母親生活的場景,總是浮現在男主的眼前。

他的母親是個堅強樂觀、聰明溫柔的女人。

雖然家境貧窮,一家人隻能生活在地下的洞穴裡,但她從不叫苦叫累,也沒有嫌棄丈夫,而是一心為家人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

比如,當她得知一個泥瓦匠想學習寫字後,便立馬提出讓兒子教學,不收錢,隻要求對方幫忙粉刷牆壁,使得地洞煥然一新;

比如,她深知教育對于窮人改變命運的重要性,盡管年幼的男主不喜歡,也堅持讓他去神學院讀中學,一度鬧得母子關系緊張。

但之後的事實證明,母親是對的。

中學畢業後,男主隻身去了馬德裡,于是才有了後來他遇到費德裡克和成為導演這些事。

又過了一些年,男主的父親去世,母親想搬去馬德裡和他一起住。

可他因為工作原因,拒絕了母親。

前些年,母子倆總算住到了一塊。

當時,疾病纏身的母親在去世前有個心願,就是能死在以前住過的村子裡,男主答應了。

可惜造化弄人,第二天母親就病發,不幸死在了醫院。

就這樣,男主又一次辜負了母親。

他的愧疚讓他始終沉浸在母親逝去的痛苦中,緩不過來。

對他來說,能和這種痛苦同等級别的,就是作為一個導演卻不能再拍電影。

好在,見過費德裡克之後,男主心裡的郁結開始化解。

他決定不再吸毒,并積極地到醫院去接受治療。

最終,他在不斷的追溯與反思中解開了心結,與自我和人生達成了和解。

總的來說,在這部《痛苦與榮耀》中,阿莫多瓦為我們展示了他最為溫柔的一面。

劇中的人物情緒和台詞,不浮誇、不躁動,卻能一下子戳中你柔軟的内心。

從視覺上來說,影片依舊延續着阿莫多瓦濃烈瑰麗的色彩美學,和匠心獨運的美妙構圖;

但在劇情上,卻沒有半點的詭異奇情,主角也從阿莫多瓦一向擅長刻畫的女性,轉變成為了男性。

通過散文一樣的叙事,影片将男主的童年往事、昔日戀情、母親去世、拍過的戲、與演員的隔膜等娓娓道來。

片名中的“痛苦與榮耀”,對應的正是男主的現在與過往。

另外,雖然影片的尺度不小,但就連裸露也被剝離了情色意味。

比如幼年的男主中暑後,躺在床上看到泥瓦匠洗澡的那段戲,這份懵懵懂懂的性啟蒙,就被呈現出一種詩意的氣質。

說到這裡,熟悉導演的人應該能看出,影片的設定與阿莫多瓦本人有着極高的匹配度。

就連男主的造型,都與他蜜汁相似。

阿莫多瓦(右)在片場

阿莫多瓦曾說過,他所有的電影都帶有自傳體性質。

而這部《痛苦與榮耀》,無疑融入了他更多的生活經曆和人生感悟,是其最為私人的一部作品。

影片可與他1987年講述大導演愛欲情仇的《欲望法則》,以及2004年描述教會戀人故事的《不良教育》一起,構成阿莫多瓦個人風格的“自傳三部曲”。

而且這三部電影總共的時間跨度,剛好也是32年,和本片中的《滋味》與《瘾》一樣。

有趣的是,阿莫多瓦沒有直接表态“男主就是我本人”,而是使用了一個巧妙的“戲中戲”式處理——

在影片結尾,幼年男主和母親正在小憩,随着鏡頭漸漸拉遠,男主在畫外喊了一聲“cut”。

這意味着,前面我們看到的所有“童年回憶”,隻是男主拍攝的一部電影。

這種戲中戲的嵌套,也是阿莫多瓦經常使用的手段之一。在他以往的《關于我母親的一切》、《不良教育》、《對她說》等作品中,都有所展現。

《對她說》中的“戲中戲”《縮水情人》

而在本片中,這樣的處理方式,首先模糊了現實與虛拟的界限,形成多維度的解讀空間;

同時也推動了劇情,它意味着男主“不能再拍電影”的創作焦慮,已經得到了解除。

當然,從“自傳”的屬性來看,片中男主導演生涯的困境,也是阿莫多瓦對自身在電影創作中所面臨問題的思考。

這也是不少人,把本片與費裡尼的《八部半》相比較的原因。這兩部電影的主角都是一名導演,也都在創作中一度靈感枯竭,身心疲憊不堪。

好在,從《痛苦與榮耀》的結局來看,阿莫多瓦已經實現了自我療愈。

他透過男主這一角色,對自己的人生進行了一次剖析,與揮之不去的心結完成了和解,接受了所有的幸與不幸、過失與遺憾。

所以,我相信在未來的日子裡,他依然能拍出驚豔和感動世人的作品。

就像片中,男主對戀人的那句表白一樣——“沒有任何人或事,像你一樣充實了我的人生”。

除了愛,我們所經曆過的一切心碎與喜悅,在歲月的魔力下,都将成為心靈上的寶藏,成為我們生命的一部分。那麼,還有什麼不能釋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