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套的愛情故事裡,總是閃耀着現實的希望之光。《西雅圖夜未眠》就是非常俗氣而經典的愛情故事,之前湯唯主演的《北京遇上西雅圖》也是為緻敬此片。

愛情的發生和消亡不以人的外力意志為轉移,是不被人所控制的神秘玄學,令人前仆後繼為其狂喜,為此憔悴,為此歡愉,為此哀歎,甚至願意為此付出生命。

湯姆·漢克斯和梅格·瑞恩的精湛演技,也是影迷們不斷反複觀影此片的理由。


【01】愛情是魔力


故事從一個叫《西雅圖夜未眠》的電台節目開始。

建築師山姆的妻子因病去世,為了重新開始,山姆帶着7歲的兒子約拿從芝加哥搬到了西雅圖。

聖誕之夜,約拿打電話給電台《西雅圖夜未眠》節目,許願給父親找一個妻子。

約拿的純真和山姆對去世妻子的深情,感動了聽衆,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山姆收到了無數求愛信件,甚至包括山姆小學三年級的老師。

山姆在形容和妻子的感情時,說“隻要牽起她的手,就像回到了家,即使那是一個未知的家,就像魔力。”


魔力兩個字如同閃電一般,擊中了剛剛訂婚的電台聽衆安妮。

此時,她剛從父母家的聖誕聚餐結束,在返回自己的住居的路上。

家庭聚餐後,媽媽找出了當年的結婚禮服,送給安妮。媽媽告訴安妮,當年與她父親結婚之前就是感受到了愛情的魔力,所以才會義無反顧地嫁給了她父親。

而對于母親多描述的神秘的愛情魔力,安妮一臉的茫然。

她和未婚夫華特是因為巧合在一起,他們很多方面都和契合,但是唯獨母親所描述的那種愛情魔力她從未體驗過。她内心質疑愛情是否真有魔力,懷疑母親不過是誇張的比喻。

但當山姆在電台裡再次提到這個詞,來形容和妻子的感情,愛情魔力就在安妮心裡種下了種子。


所謂愛情魔力,就是兩個人不由自主地相互吸引,内心産生親近的自主驅動力。

千裡之外的山姆和約拿不斷地吸引安妮靠近,而安妮也像一顆太陽,約拿和山姆不由自由地被她所吸引。

山姆第一次在機場裡看見安妮,那時候他并不知道這個女人,就是兒子心心念念的半個美國之外的安妮。他隻是看見了她,不由自主地跟着她,及至她消失在人群中,依然怅然若失。

後來,回到家,山姆又隔着馬路看到車流中的安妮。他也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但是安妮落荒而逃了。山姆對好友說,他好像很早之前就認識他了。

似曾相識,俗套到掉牙的台詞。然而經曆過這種體驗的人,會瞬間明白這種感覺。



【02】婚姻是什麼?


當安妮發覺自己對一個未知的男人,産生特殊的情愫時,她焦躁不安地找到瓦特,企圖證明自己的躁動是因為婚前焦慮症,是因為害怕婚姻的未知性。

所以安妮問瓦特為什麼結婚。瓦特回答說,因為你說不結婚就分手,所以我們就結婚了。

這個回複無疑隻會增加安妮的不安。對于瓦特來說。結婚隻是世俗的推動,而非感情的驅動。所以瓦特去會見安妮家人時,如此不安,因為成為好女婿也是世俗的要求。

如鬼使神差一般,安妮向瓦特撒了謊,坐上飛機,跨越大半個美國,直奔西雅圖。但是最後一刻她落荒而逃了。表面原因是誤以為山姆已經有了伴侶。而實際上還是她囿于和瓦特的婚約,囿于世俗觀,囿于理性。


安妮和瓦特在巧合的機遇下相遇,兩人也有共同的默契。安妮也很在乎這些默契。所以當她的愛情天秤逐漸傾斜,她還是不斷地想要堅定自己和瓦特在一起的心意,不斷強迫性地告訴自己沒有所謂的愛情魔力,沒有所謂的人生驚喜,瓦特就是她最好的人生伴侶。

然而即便如此,她仍然無法克制自己所流露出的彷徨和躁動,就連瓦特也發覺她變得遙遠而分心。這種來自靈魂深處的不安,并非能靠強制的理性可壓抑。


有人說安妮是朝三暮四,給華特戴綠帽,不屑于安妮婚前精神出軌。

試想一下,如果安妮不去理會和梳理内心的蠢蠢欲動,一直帶着躁動進入婚姻,由于内心得不到排遣,那麼婚後出軌的概率會很大,很可能最終和華特還是走上離婚的境地,孰輕孰重,大家的心裡都很清楚。

對于華特來說,婚前分手,也給予他機會找到與他真心相愛的女人。

華特自己也說,不想成為被安妮将就的人。這句話是出于給安妮台階,給自己自尊,也給自己一個機會。正如華特所說,婚姻是一條很苦的路,如果沒有愛情,那就沒有意義了。

有人說安妮配不上大方的華特,然而,就是因為華特是一個好人,所以更不應該被辜負,更不應該成為别人将就的對象。婚前分手,才是對華特最好的負責任。


錯過幸福的人,是多少的傻。

沒有溫暖回憶的冬天是那麼冷,我們已經錯過了春天,錯過了夏天,錯過秋天,在這初冬開始的時刻,去和你所心心在念的那個人在一起吧。

寒冬将至,有愛的冬天至少心是暖的。



最後,僅僅為女主角梅格·瑞恩那無懈可擊的演技,大家也應該翻出這部影片看看,她完全和安妮融為一體。那雙純真、迷惑,充滿感情的眼睛,令人不知不覺中深受她的蠱惑,她并不是一個嬌豔的女子,沒有魔鬼般的身材,前面更是一片寬闊的飛機場,不性感但卻充滿了感性。李安曾說“女人因感情豐富而性感”,她,應該算是一番别具風味的性感,一種虜獲男女老少的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