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戀愛/結婚一定要擦亮眼睛,遠離人面獸心的人

劉麗(懷孕40周/胎死宮内嚴重貧血/單胎),腹中胎兒已經死去三天且伴随出血性休克。這位神秘孕婦在病床上痛地嗷嗷大叫,卻始終不肯說出父母的聯系方式和家庭住址,就連連姓名及身份信息都是假的。

無助的院方不得不選擇報警,最終在警察的見證下對她展開了搶救。待到手術做完回到病房的時候,她已經欠下一萬四千元的醫療費用。她打電話喊來了一名自稱是她丈夫的神秘男子,給了1萬以後就不知所蹤,最後連電話都關機。期間來過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兒開口叫劉麗媽媽,故而之前她給的出生年月也是假的。

院方由此推測,劉麗應該是婚外孕遇人不淑,所以不敢提供任何她的身份信息害怕家裡人知道。

曾經聽過一句話:如果你想測試男友的對你的心意,告訴他你懷孕了然後看看他的反應,尤其是最初的驚吓/吃驚之後的所說所做。人心都是經不住測試的,我相信很多妹子都是被這件事冷了心,也看清了眼前人并非良配吧。

李雙雙(懷孕30周)由丈夫和公婆帶來醫院,因為當地優生科推斷孩子的發育有些遲緩不排除胎兒的智力會收到影響。目前孕齡已達到30周,家屬堅決要求引産不要這個孩子。

整個過程中的李雙雙不是面無表情的呆坐着,就是低聲哭泣,而她娘家的人則一個都未出現。在李雙雙哭泣的時候,她的丈夫非但沒有安慰她,還極其不耐煩地說:“别哭了!哭什麼!”也許在丈夫一家人眼裡,李雙雙根本就是個生育機器。沒給我生出一個健全的孩子,還有臉哭?哭什麼哭?

李主任的團隊告訴李雙雙的家屬,胎兒一旦超過了28周如果沒有明顯的緻死畸形或者已經死亡,他們是不能進行引産的不然就是犯法。在醫生的在一再堅持下,家屬不得不接受剖腹取出活嬰,新生兒被立刻送往兒科ICU。

李雙雙的丈夫,看得想讓人煽他一嘴巴子

兒科醫生随即找到李雙雙的丈夫及公公,讨論孩子後期治療方案,這位女醫生反複地近乎于祈求地勸說:“你總要給孩子一個機會啊,你把寶寶抱出來很快就沒了,你要給我們機會給你的孩子機會。我覺得你考慮的應該是人道、人性,人要長個心眼兒,他畢竟是個人。一個人回想一生的時候,你沒盡力你是多難受啊!”

然後,鏡頭切換到李雙雙的丈夫。畫面中的他,正是他在給其母親打電話:“首先第一個我怕錢花進去了人也沒救活,第二個我又怕他長大以後有問題。”在與時間争分奪秒的時候,他害怕的卻是人财兩空。

從頭到尾,李夫和其父母都沒有問問身為孕婦的李雙雙自己到底是怎麼考慮的,她想不想留下這個孩子。就像李主任說的那樣,誰都不能保證這個姑娘的下一胎會不會有類似的病情發生。如果夫家發現她始終無法生下一個健全的孩子,作為觀衆的我們不經為這個姑娘的未來狠狠捏了一把冷汗。

後來,主治醫生到了病房,說了這樣一句話:“你們所有的人對這個小孩的出生,好像都不持歡迎的态度。”關于這個産婦的最後,是一個背影加上畫面上的一行字:“雖然醫院和家屬盡力救治,李雙雙之子還是不幸夭折。”

恐怕真正盡力救治的,隻有那些萍水相逢的醫務工作者們吧。

(未完待續)

喜歡影視劇、美食和旅行的天秤座80後妹紙,喜歡一切新奇溫暖的事物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留言與我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