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尼和克萊德是美國曆史上最著名的一對雌雄大盜,據說他們心狠手辣,殺人如麻,流傳至今的幾張照片更是給他們添上了幾分神秘的魅力。反觀曆史我們會發現,讓他們成為大盜的原因不僅僅是源自他們本身,那個時代那個社會才是真正使他們走上絕路的本質原因。時勢造英雄,雖說造出來的是一對亡命的鴛鴦,但這并不阻礙人們将他們視為“英雄”。

圖片發自簡書App


這是一部令人心碎的電影。一開始我們就被導演安排成為了“barrow bang”的一份子,我們看着他們相遇,看着他們搶劫雜貨鋪,瞬息之間,我們已經選好了戰隊,即使我們内心知道他們做的并不是好事。就像研究犯罪心理學要站在犯罪者的角度看問題一樣,我們成為了邦尼和克萊德的“朋友”,甚至在他們搶劫時為他們捏一把汗。

故事是很簡單的,邦尼是個心高氣傲的服務員,克萊德是個有前科的假釋犯。這一天他們相遇了,在目睹了一位農民的家被銀行收走後,他們做出了決定,既然銀行這麼壞,那不如我們搶銀行好了。

圖片發自簡書App


圖片發自簡書App


諷刺的是,第一次搶銀行就不是那麼如意———因為銀行破産了。銀行的日子過的也不好。甚至在一次豁出命的銀行搶劫後,克萊德看着搶來的錢,無奈的說:“也不是很多嘛”。大蕭條時期銀行都沒啥錢,可見美國民衆的日子也不會好到哪去。


圖片發自簡書App


影片中也展示了很多美國大蕭條時期經濟凋敝的場景。譬如沒錢還債被銀行收去了房子,被迫離開家鄉的農民一家;還有邦尼和克萊德在一次圍捕受傷後逃到一個湖邊,而那個湖邊聚集了一堆流離失所的人們。

圖片發自簡書App


圖片發自簡書App


邦尼和克萊德不搶普通人錢,頗有一些俠盜的風範。人們都愛聽浪蕩的俠客故事,所以在警察眼中他們十惡不赦,而在群衆眼中他們是與政府作鬥争的勇者。畢竟人民日子過得不好,政府必須負絕大部分的責任。

這部電影的配樂是令人摸不着頭腦的,在一場邦尼和克萊德雙雙手臂中槍坐着車子逃亡的場景中,竟然配着十分歡樂的鄉村音樂,我一臉迷茫的看着這一幕,心裡居然湧出許多悲涼。

我們本不該同情壞蛋,可一開始我們就站在他們這一邊了。所以在他們被子彈打成篩子時,我們并不快樂。

圖片發自簡書App


圖片發自簡書App


“他什麼都沒說,但臉上的表情和肢體動作構成了一個完美、喜悅的時刻。”著名影評人羅傑·伊伯特在評價這部電影時贊賞了飾演司機的演員的表演的一個瞬間。


圖片發自簡書App


而我最愛的那一幕是克萊德無法與邦尼親熱,靠着門背對着她内疚,當克萊德扭過來時,她坐在椅子上對着克萊德安慰的笑了一下,那一笑多麼打動人心啊。當我們深愛一個人時,就是無法對他斤斤計較,不管他做什麼,心總是會向着他。


圖片發自簡書App


上大學時和舍友探讨過一個殺人事件,但聊了三四句話就結束了。

對話内容大緻是這樣的:

我: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去殺人,是什麼讓他成為這樣的人?

舍友:沒有為什麼,有的人天生就是這樣。

我:可總要有個原因吧,不是每個人生下來就注定成為殺人犯的。

舍友:你想那麼多幹啥,誰會關心殺人犯的想法?

不是這樣的,我們要去了解,要去研究,不是為了别人,是為了我們自己。

圖片發自簡書App


您的點贊與關注就是我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