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電影于2010年2月9号上映,但是,現在,把這部電影拿出來再看一遍,依舊燒腦。

對于結局的猜測,觀衆更是衆說紛纭,每個人對結局的理解都不一樣,很多人看完之後,都去搜索最後的結局,到底是訴說着那種真相?

泰德他妻子患有精神病,在淹死了自己三個孩子後自殺,而他也受到極大的精神創傷,在自我保護的潛意識中,把自己三個孩子忘的一幹二淨。

并創造了一個全新的萊迪斯,和那場記憶深刻的火災,這個被創造出來的“萊迪斯”被他設計成面帶刀疤、波斯貓眼、十惡不赦的兇手。

他自己則是一個退伍後從警,和妻子恩愛有加的模範丈夫“泰德”,隻有在他做夢和出現幻覺的時候,都是他原本的記憶。

而他給自己杜撰的身份,更像是一種逃避,每個人對于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都會下意識的逃避,但是沒有多少人會直面他們。

小編認為,這部電影不僅僅是在訴說,邏輯推理能偵勘片,更像是在說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思維能力所造成不同結果的故事。

如果按照百科或者導演解釋的去理解,那麼上述的幾乎就是這樣,但是在小編觀看後,感覺到了毛骨悚然的觸覺。

按照泰德是正常人的角度去理解,這完全就是一個洗腦的過程,包括和泰德的朋友查爾,都是其中的幫兇之一。

電影看第一遍的時候,給小編的感覺,這座禁閉島的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目的,每個人仿若,被一個幕後人在布局着,而主角泰德則是掙紮的人。

其他的人沉溺其中無法自拔,每個人都在隐瞞着什麼,但是每次都是欲言又止,讓人止不住的想一探究竟。

泰德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為了尋找殺死妻子的人,他幾乎可以冒任何險,讓人緻幻的煙,島上所關的人話裡有話,John Cawley醫生的态度,房間裡播放的音樂。

很多時候電影裡,故意暴露出牛頭不對馬嘴的破綻,吸引着泰德的探究,也讓觀衆想進一步了解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每次在泰德幾近崩潰的時刻,他總能看到自己的妻子。

從踏入禁閉島的那一刻開始,他的妻子總是以夢幻的方式出現,濕淋淋的帶着窒息的氣氛,要泰德為她報仇。

還用肯定的口氣告訴他,殺死她的兇手就在這裡。

可是就在我們相信泰德,深愛他妻子的時候。

劇情開始翻轉,并且在結尾的時候,充分的說明泰德是一個精神病人,他所看到的,都是他自己的世界。

在整個事情的發生發展,幾乎沒有人幫泰德逃出這個島嶼,而讓泰德趕緊離開的女病人,和在山洞裡的那個女人,都可以定義為幫助泰德的人。

可是就算是這樣,泰德最終都逃不過被割腦的結局。

整部電影都壓抑的難受,讓人難以從中逃脫,小編沒有辦法接受導演和百科的解釋,更願意相信這部電影,是一場關于人性考驗的電影。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很值得讓人一再重溫,一個朋友說,他從頭到尾看了好幾遍,每次都能發現新的東西。

好的電影似乎就是這樣吧,百看不厭,每次都有新的體驗。

希望我們的人生也是這樣,每次成長都使得我們更加的完善,最終成為我們想要的樣子,别人灌輸給我們的思想,始終是别人的,所以,在别人的經驗和布置的環境中,我們隻會越來越迷失自己。

在自己的腦海裡重溫曾經的種種,好的壞的,疼的甜點,任何一種都會使我們,越發的強大和完善,自己的經曆才是最寶貴的血肉。

就像泰德說的;“我們不能,像怪物一樣活着。”隻知道吸收,不知道辨别好壞,否則坑坑窪窪和平滑相兼容的靈魂,就格外的怪異。

就像泰德精神失常,還是有自己的堅持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