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暑期檔,因為哪吒的出現,變得異常火爆,不僅小朋友愛看,大人也愛看!上映5天,票房就破了10億,成為了第一部加入10億票房大軍的國産動畫。

這是不是代表着國漫崛起了呢?

或許我們都忘了,曾經有一個年代,在那個年代裡的青年創作了500多部動畫片,給了70後80後一個充滿想象力的童年。

比如,到今天還在被不斷改編叠代的IP《葫蘆兄弟》。

你知道嗎?葫蘆兄弟根本不是什麼神話傳說中的人物形象,他們幾乎完全來自當時的導演胡進慶爺爺的構思。

1984年,美影廠計劃将小說《十兄弟》改成動畫片,導演胡進慶堅持把原著中10個形象各異的人物,換成7個外形完全一樣、隻有顔色不同的“葫蘆7兄弟”。

而其他衆多反面角色,包括“皇帝”、“衛兵”等,也簡化為“蛇”、“蠍”兩個妖怪。

為什麼?因為如果不這樣,靠廠裡投下來的錢,根本“拍不起”。他甚至給領導丢下“狠話”:“你不答應,我就不拍!”

得到廠裡的批準後,他不僅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新撰寫了腳本,而且身為導演,他還為這部動畫片分好鏡頭,又畫好了場景。

“葫蘆娃”的卡通形象要含有民族化的東西,但又要野一點,于是胡進慶爺爺借鑒了觀音菩薩身邊"善财童子"的形象,最後畫成那樣一個赤腳的比較粗犷的娃娃。

美影廠公開征集,胡進慶爺爺的“野孩子”就這樣入選了。

之後,這部13集的動畫片“剪紙片”,便在美影廠所有人的努力下,一格一格地拍下來了,幾千個場景,整整拍攝了兩年。

除了到今天還沒有過時的《葫蘆兄弟》之外,那個年代更有很多動畫拿到了很多國際大獎。

1955年的《神筆》

第一部走出國門收獲國際大獎的國産動畫片,第八屆威尼斯國際兒童節8至12歲兒童文娛片一等獎,第一屆大馬士革國際博覽會電影節短片銀質一等獎,貝爾格萊德國際兒童電影節優秀兒童影片獎,第二屆華沙國際兒童電影節木偶片特别優秀獎。

20分鐘的故事很簡單,講的是一個喜愛畫畫的少年馬良在自己的堅持下努力學習畫畫。之後,馬良得到了老神仙的一隻神筆,可以将筆下的物品變真,卻不料被貪官們盯上了。

1960年的《小蝌蚪找媽媽》

《小蝌蚪找媽媽》是中國第一部水墨動畫片,素材取自于齊白石。

榮獲第1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榮譽獎,第十四屆洛迦諾國際電影節短片銀帆獎,第四屆昂西國際動畫電影節兒童片獎,第三屆薩格勒布國際動畫電影節分組一等獎。

青蛙媽媽産下的寶寶們慢慢長出尾巴變成一群小蝌蚪,它們在水塘裡遊啊遊,遇到兩隻小雞,雖然彼此不認識,可是也很快成了好朋友。

小雞和媽媽的親密讓小蝌蚪們羨慕不已,它們決定去找自己的媽媽,路上,它們從蝦爺爺那裡知道了媽媽的模樣,以為能順順利利地把媽媽找到。可是找起來,還真不是一件簡單事。

1964年的《大鬧天宮》

西遊記系列可以說是經典中的經典了,被各種翻拍了無數次,但這個形象可能才是所有人記憶最深處的孫悟空。

榮獲1978年倫敦電影節本年度傑出電影榮譽獎,第十三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短片特别獎,第四屆基多國際兒童電影節三等獎,第十二屆菲格拉達福茲國際電影節評委獎。

1981年的《九色鹿》

畫面唯美,親情素雅,具有濃濃的敦煌壁畫風格,曾榮獲加拿大漢密爾頓國際動畫電影節特别榮譽獎。

《九色鹿》根據敦煌壁畫《鹿王本生》故事畫贊改編,佛經故事《鹿王本生》指向的是舍生取義、普濟衆生;敦煌故事畫贊與動畫片,主要講述一個普度衆生與善惡因果的故事。

1981年《三個和尚》

改編自三個和尚沒水喝的民間故事——一個和尚挑水喝,兩個和尚擡水喝,三個和尚沒水喝。

榮獲第三十二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短片比賽銀熊獎,第四屆歐登國際童話電影節銀質獎,第六屆埃斯皮尼奧國際動畫電影節最佳影片獎,第二屆馬尼拉國際電影節特别獎,第七屆基多國際兒童電影節榮譽獎。

1983年的水墨動畫片《鹬蚌相争》

10分鐘的小短片,改編自《戰國策•燕策》中的寓言故事“鹬蚌相持”,榮獲1984年第34屆(西)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短片銀熊獎。

濃濃的水墨畫風,現在看都覺得好贊。

還有很多很多,隻是都是那個年代的故事,如今的國漫受日本動畫的影響太大了,大到可能都失去了自己的内核,失去了自己的文化底蘊。

其實我們有很好的IP可以開發可以挖掘,我們有很好的内容生産者,我們也有足夠多的制作團隊,隻是整條産業鍊該怎麼調整才能生産出讓所有人滿意的作品呢?

2017年網播的《全職高手》,改編自蝴蝶蘭的網絡小說,講述的網遊世界難道不是另一個武林麼?

網遊世界裡的工會和戰隊就是各門各派,而主角葉修不就是個被迫離開師門,但不甘離開江湖,而自立門戶的青年麼?

2019年的年初上映的《白蛇•緣起》,第一次完整講述了白蛇向許仙報恩所執着要報的那個恩是什麼。

跳脫了原先的故事結構,但卻讓那個故事變得更完整。

再看最近熱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希望國漫不僅僅是崛起了,更是找回了自己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