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之歌


畫卷随着緩緩流淌的美妙旋律鋪展開,内心被深深地震撼,靈魂也得到了升華。

夜晚,周遭的一切都被染上了深深淺淺相互交織的藍色,幽靜、深邃、甯谧,透着一絲不可驚擾的神聖。家中的一切都顯得溫馨和睦,壁畫上的故事,隐約有點逼真。

古老的貝殼有着瑩潤的光澤,刻着古老神秘的符号。初次見到那貝殼時,西爾莎那雙宛如黑曜石的眼睛裡閃爍着激動的光芒。一串串光點在夜裡湧出,手指一觸,光芒更加閃亮。西爾莎循着蜿蜒而下的樓梯,跳躍着、旋轉着舞蹈,小心翼翼,如一個精靈,牆壁上映出海豹的影子。她看着照片上微笑着的女子,和她一樣的容顔。她拿起金色的鑰匙打開寶盒,那裡面是她純白色的閃着月亮般光輝的外套。她小心地穿上,像從天而降的天使,單純美好得不容玷污。

那些海豹,在藍的發綠得海洋上探出頭來,睜着黑亮的眼睛凝望西爾莎。仿佛有一種奇妙的牽絆,西爾莎被吸引,在小海豹的擁護下,鑽進海中,變為海豹的模樣,身子潔白,眼睛發亮,仿佛有星辰墜落。它們在大海中盡情地遨遊,歡悅地笑着,時而躍出海面,月盤高懸在天空,繁星璀璨,深邃的藍色幕布襯得那抹純白越發耀眼。樂聲悠揚婉轉地響起,空靈地流淌,音符流入人心底,讓不安的心湖一片平靜。

圖片發自簡書App


離開久居的家搬去城市中時,合時宜地。天灰雲重,浪濤氣勢洶洶拍打着海岸,氣氛壓抑,雨淅淅瀝瀝地下,似乎沒有盡頭,空氣中彌漫着悲傷的滋味,伴随着緩緩流淌的旋律,哀傷更加無法掩飾。本默默流着不舍的眼淚。西爾莎用手指在車窗上畫畫,那些海豹栩栩如生。途經一望無際的原野,高聳的塔和城堡,簡陋的村莊……最後在喧嚣的城市止步。

兩個孩子毅然決然踏上回家的路上,光點一路流淌,指引着方向。一望無際的原野依舊碧綠着,厚重的雲層中投射下一束束陽光,叙說着希望無限。放眼望去,是秋日的風景,萬物或被染上深淺不一的黃,或是綠中透着一絲荒蕪凋殘的韻味。吉他的旋律悅耳明快,卻又不乏力量。路途遙遠,勇敢忠實的小Q一路尋到本和西爾莎,與他們一起回家。吉他的旋律再次響起,蘊含着無限的力量,當然,還有一絲寂寞。西爾莎虛弱起來,在避雨的古廟裡笑容蒼白得令人心疼。她悄悄跳入湖裡,沒有浮上來。

圖片發自簡書App


小Q拖着本跳進去,怕水的本為了救自己的妹妹,抓住小船乘上,終于鼓起勇氣,拿起船槳,在那些光點微弱的光芒引領下克服恐懼前行。他遇到有着白色的長如瀑布般頭發的精靈,他将周遭的一切點亮,那些奇形怪狀的石頭,那些遍布地上的頭發也閃着銀白色的光,在紫色的背景映襯下美到極緻。

本抓着精靈給他的那根頭發,在那一小團光芒下踏上拯救西爾莎的路,不經意被打開封印的記憶觸動,本流下悲傷的眼淚。記憶消失後,藍色的頭發被淩亂地撥開,眼前是詭異的景色,瑪查的居處,貓頭鷹睜着犀利的眼睛在嶙峋的樹枝上空盤旋,屋頂上方紅色的雷雲張狂着。

本毫不猶豫地沖了進去,房間裡全是瓶子,裝着被瑪查用魔法吸收的精靈的顧慮、心中的牽挂,以及其他的情感。她借這種方式逃避失去兒子的痛苦。也許,沒有那些讓人痛苦的情感會更簡單快樂,可是沒有情感的軀殼是空的,如玩偶,如傀儡,如行屍走肉,那樣活着,多可悲?

西爾莎用盡最後的力氣吹奏貝殼,熟悉的旋律擊破了所有的魔法瓶,被封印的情感也全部一湧而出,沖擊着瑪查脆弱的心,幾近崩潰。她迷失了那麼久,終究還是要面對那些痛苦。

圖片發自簡書App


小Q背着本和西爾莎,乘着魔犬禦風而行,勢不可擋。費勁力氣回到家,卻被父親告知他将外套扔到海裡了,在暴風雨中,本看着頭發全部變白,虛弱的妹妹,再次鼓起勇氣跳入海裡,在海豹們的帶領下成功拿到了西爾莎的外套。小Q将外套披在西爾莎身上,西爾莎第一次發出聲音,叫道:本。那一刻,仿佛心都被融化了。

本捧着西爾莎的臉,溫柔地唱着母親教給他的歌。西爾莎終于唱出了她的歌,面色紅潤起來,頭發變成發亮的巧克力色,她上升到空中,散發出萬丈金光,飛躍天際,喚醒那些被僵化的精靈,它們用不同的樂器演奏,笛聲清亮幽遠,小提琴輕快熱烈,鼓聲慷慨激昂……

一曲歌罷,西爾莎緩緩落地,周遭一片輝煌的景象,光芒萬丈,一樣無限。

海洋之歌,空靈的旋律回蕩在耳畔,心久久不能平靜,胸中的浪濤早已澎湃……

圖片發自簡書App

2016.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