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笑着說再見,卻深知遙遙無期。”

站在陸地上的你,看着即使在波濤洶湧的海上,依舊彈琴的1900;而此時此刻,在遙遠的海上,1900也在注視着你生活的這塊陸地。但你們始終都沒有見面,彼此隻是遠遠地看了一眼。

1900是一場夢,你是一陣風。風穿過夢中,看見了那座他旅行過的城市,那裡的冬天真是美極了。每到春天的這個時候,總有那麼一個席卷而來的大霧的下午,而街道上的街燈,就像直入天空裡的一把利劍,街上的行人也三三兩兩的出現,不知來處,也不知去處,如果不小心撞到了一起,她們很禮貌地問候一下。

他告訴你,他旅行過很多地方。在這個旅途中,他遇到過一個拉手風琴的老頭,老頭說在這之前,他隻知道種地,從來沒有在城市的大街上走一走,直到他為了和壞運氣鬥一鬥,于是開始四處漂泊,當他爬過一個山丘,看到了人生中最美麗的東西,仿佛被閃電擊中,因為他聽見了大海的聲音,好像在不停地呐喊。在那一刻,他下定決心改變生活,從頭開始!

1900告訴他,自己從來沒有聽見過大海的聲音。

直到有一次,當他站在輪船的舷梯上,遙望着遠處滿目的高樓大廈,縱橫交錯的街道,袅袅升起的白煙,幾隻鳥在天空中盤旋時,近處的海水輕輕拍打着岸邊,他聽見了内心最真實的呼喚。于是他拒絕了這種看不見的捉摸不定,把帽子抛向大海,轉身走回船艙……

這是他唯一一次決定走下船,也是他人生最後一次拒絕離開大海。

當時的你在想,為什麼1900自始至終都不願意離開船呢?連懦弱也表現得那麼那麼真實,不敢也不想去面對陸地上未知的世界。

你希望他離開大海,去施展自己的才華;但是,你又不希望他離開這片海洋,因為這樣他會變成和你一樣平凡的人類。

在你眼中,1900是獨一無二的,純淨的。直到後來,Max勸說他離開這艘即将要爆炸的船,但他還是拒絕的時候。你就好像那個淚流滿面的Max,一陣巨大的悲傷撲面而來。因為在那一刻,你才發現,1900并不是懦弱,如果是懦弱,他又哪裡來的勇氣面對海上不确定的狂風巨浪?如果是懦弱,他又怎麼會在夜裡偷偷去親吻自己心愛的女孩子?如果是懦弱,他又怎麼會在船隻廢棄要處理的時候,哪怕生命離開自己的身體,但依舊待在船上?

不,他隻是做出遵從内心的選擇,從出生開始,就一直漂泊在海上,與大海為伴,矢志不渝。

看到這一幕,悲傷在人的身體裡蔓延……

原來,在之前的這麼多年,你也從來沒有下過船。

看到了嗎?我們每個人都是1900。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艘船,一艘不願意走下舷梯的船,因為它讓我們感到實實在在的安全。在這個不知來處,不知去處的世界裡,我們一生渴望被藏好,妥善安放,細心保存。免我驚,免我苦,免我四下流離,免我無枝可依。所以,我們就宿命式地堅守着這個歸宿。

在一場大雨中,你看到了1900面對心愛女孩子時的慌亂。因為一張美麗的臉龐浮現在窗前,手指尖的音樂也化為溫柔的情意,想認識,想了解,想留住……

于是自己私下在鏡子面前一遍又一遍地練習邀請女孩共進晚餐的台詞。

最後,拿着這張為女孩而做的碟片在雨中等待一個機會,當目光相遇時,内心的局促不安讓1900不知道怎麼開口,那句想說出口的話,一直都沒有表達出來。

在女孩最後要離開時,終于鼓起勇氣撥開擁擠的人群,說自己曾經遇到過她的父親,并且說這是一個秘密。奈何緣淺,人群就這樣沖散了他們,匆匆告别,女孩甚至都不知道這個人的名字。

但是你知道,在1900鼓起勇氣走下船梯的那一刻,心裡肯定也懷着這種對愛情的向往,如果能再次見到她,那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啊!與她相愛,走進婚姻,一起養育孩子,攜手白頭。可是,1900卻按了暫停鍵,不,這不是暫停鍵,這是終止鍵,這是他放棄來自遙遠未來的各種誘惑,淡泊、堅定地回到屬于自己的世界,回到他的圓滿與孤獨。

世界上的高手總喜歡孤獨求敗,爵士樂大師傑利就是這樣一個人,聽聞天才鋼琴家1900的事迹後,特意登船挑戰。1900不知道為什麼要挑戰,甚至在他看來,這種挑戰有什麼意義呢?

在第一回合中,1900聽完傑利的曲子,猶豫片刻,隻用一個耳熟能詳的聖誕歌來回應,也許聽完第一首的時候,他就明白傑利不是自己的對手,如果直接分出勝負,那多沒意思啊;在第二個回合中,傑利用技術含量更高更複雜的曲子給1900施壓,而1900卻被這個曲子的旋律感動得流淚。于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他在模仿第一回合傑利的曲子上稍作改動來回應這個部分;直到第三個回合,傑利的怒火和傲慢爆發,甚至爆粗口。面對這樣的挑釁,1900用比賽的方式,徹底讓傑利明白什麼是失敗。

當煙在滾燙的琴弦上被點燃的那一刻,全場鴉雀無聲。普通優秀的人也許可以喚起全場掌聲,但是天才不是讓人鼓掌的,他是讓人震驚的,讓人發呆的。

對于1900來說,音樂本身的意義要大于比鬥。所以,他不理解,為什麼人們會一直追求那些沒有盡頭的事物。

冬天憂慮夏天的姗姗來遲,夏天則擔心冬天的将至。所以他們不停四處遊走,追求一個遙不可及、四季如夏的地方。

人們啊,一生都在追求那些未知的東西,活在當下,也活在未來的準備裡。如果能像沈從文說的那樣: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地方的雲,喝過許多地方的酒,卻隻遇到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不晚也不早,正好遇到,不管遇到的是一個人,還是遇到自己喜歡的事物,找到自己内心最純粹的快樂。

找一份工作,遇到一個愛人,買一套房子,看你從未看過的風景,體驗不同的人生,然後走向死亡。

這是大部分人的命運,各有所求,殊途同歸。

隻不過,1900選擇了忠于自己内心的一條路。看着1900随着船隻爆破銷毀的瞬間,你還在滾滾紅塵裡遙望着,如鲠在喉的難受揮之不去。你想了很久,是否自己也還在堅持内心的熱愛?是否自己也找到了與世俗和解但仍然不斷突破自己的力量?

想了很久,有了一些微妙的思緒,承認自己的平凡,但是要有不斷戰鬥的勇氣,因為,我們需要一些外在的東西去保護内心的天真,不被摧毀,不被改變。

願你我都是如此,不要放棄心中的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