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危機,是一個挺可怕的詞語。

36歲的交通收費員哭訴沒有了工作該怎麼辦?30+的程序員被辭退,找不到工作。某大型企業清理35+老員工等等,諸多類似消息時不時曝光,然後引起全網熱議。

網絡不斷販賣中年焦慮,以至于把中年危機的情緒蔓延至20+的青年。

網絡随便一搜,就可以看到無數人化身導師,教授着他人如何在20歲避免中年危機。



【01】人生如戲,有的人在玩生存遊戲,有的人在玩娛樂遊戲


中年有生存危機和心理危機。

職場歧老是生存危機。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的尴尬境地,背負着全家人的生活,中年失業不僅僅是一個中年人的打擊,更又可能使一個家庭崩潰。

覺得人生再無可能,厭倦穩定平淡無奇的家庭關系,庸庸碌碌的工作,是為精神危機。

電影《布拉德的中年危機》中年人布拉德是一位創辦非營利性機構的普通人,他的中年危機是被唯一的下屬辭職所觸發。


下屬認為,先賺錢,才能實現幫助他人的理想。

這句話讓布拉德耿耿于懷,當晚就輾轉難眠。

他刷起了手機,看到大學裡的好朋友如今都功成名就了:一位成為大導演,出入歌舞升平;一位成為大富商,大慈善家,出入都坐私人飛機;一位四十歲就賣掉自己的公司退休,買了一個島,過起了英鸾鳳倒的生活;一位成為暢銷書作家,出入光鮮,處處都使閃光燈聚焦。

二三十年時間,把幾個曾經在同一起點上的人,推向了不同的人生際遇,然後物以類聚,圈層開始割裂,現實的殘酷就是在一點一滴的裂變中完成的,而更殘酷的是,當你意識到量變已成為質變之時,一切已經成為定局。

面對名利雙收的世俗成功價值标準,布拉德突然覺得自己無比失敗。

這種想法,一旦産生,很容易将人推入牛角尖,思想變得偏執。

布拉德就是如此,他輾轉難眠,深夜裡開始計算自己的資産,并慫恿妻子打嶽父母财産的主意。


次日,布拉德帶着頹敗的情緒,送兒子去波士頓面試大學。

失敗的情緒一直困擾着他,他想到自己社會地位一般,财富一般,妻子滿足于現狀,周圍的人平庸無奇。

中年突然發覺生活不對勁,有時候會成為突破人生的契機,而有時候會人走向歧途。

布拉德就正處于不斷糾結中。他心不在焉地和兒子聊天,突然發覺,原來兒子優秀到有機會上名校,比如哈佛。

一瞬間,他又突然覺得人生有了意義,忍不住對路人炫耀兒子的出色,并開始幻想兒子功成名就後的利弊。

然而下一秒馬上就被兒子打臉了,兒子把時間記錯,從而錯過了哈佛的入學面試。


他沮喪,不甘,憤怒,向面試的工作人員請求能給兒子面試機會,最終還是被拒絕了。

布拉德不甘心,他為兒子不甘心,也為自己的驕傲不甘心。

為了與學校的相關人士搭上關系,重新安排面試。布拉德最終向那幾位許久不聯系的“成功人士 “好友打電話。

而在暢銷書作家好友的幫助下,兒子不僅獲得面見偶像音樂家的機會,還獲得了再次面試的機會,并表現出色。

但也是在這幾個電話中,布拉德發現,原來他和好友們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圈子:他最尊敬的曾經最喜歡他的老教授去世,,沒有人通知他,而作家好友卻被邀請發悼詞;他的好友結婚,沒有邀請他;連在一家餐廳換餐桌位置這樣一件細微尋常的事情,對于他而言都是難事。


有房有車有點存款,但是覺得生活還是很憋屈,可能這是很多人中年人會有的想法。成功人士的生活不是如履薄冰的戰場,而是快樂的遊樂場。在人生這個遊戲場裡,有的人玩的是生存遊戲,有的人玩的是娛樂遊戲。


【02】和解才是出路,和自己和解,和周邊和解


孔子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能夠做到四十不惑的可謂少之又少。

能夠四十不惑的人,必然先有非常穩定的經濟基礎,才能在精神上達到不惑,安貧樂道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不過是一種阿Q精神。

我們大多數人天生都有點偶像包袱心理,就是所謂的薄臉皮。薄臉皮的人容易敏感,容易玻璃心,容易在乎他人對自己的看法,也更容易自我糾結。

内心的糾結需要派遣和治愈,不然就可能導緻生理上的神經症。

布拉德的中年精神危機,是被好友名利雙收而刺激引發,同時也被兒子所治愈。


年輕的時候,我們都很理想主義,中年的我們都很現實油膩。

孩子總是踩着父母的青春長大。當孩子成年,父母也便開始了衰老之路。孩子的優秀是父母的驕傲,同時也可能側面襯托了父母的不成功。

兒子說,原來他的偶像音樂家,并不如他想象中那麼好,因為他的偶像一直在說的是如何用音樂賺錢,而不是讨論音樂本身。

兒子的女生朋友也說,布拉德那位暢銷書作家朋友,是個很糟糕的老師,人品也不怎麼樣。

在年輕人的眼裡,總是精神的追求高于一切物質,年輕人的世界很大,可以廣闊無垠;然後年輕人被現實和生活磨成中年人,中年人的世界變小了,隻看到了自己和同齡人。

所以當同齡人在世俗上超越自己的時候,我們總是難免嫉妒。然後悔恨自己之前的種種選擇,否定自己,嫌棄身邊的一切,甚至将這種失敗情緒遷怒于周邊人。所以中年失敗的人,總是滿懷憤懑。


當這種情緒漲滿,如果有人表現出對自己的肯定,對于他們而言,就是一根救命繩。

布拉德遇到有點崇拜自己年輕女生,就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地訴說自己的“人生不幸經曆“,自以為是地指導女生應該如何選擇自己的人生,應該如何去追逐财富和名利,而不是選擇一條理想主義之路,即使這條路表面是多麼讨人喜歡。

然而,在布拉德抱怨了諸多艱難和不值得之後,女生告訴他說“50歲了還以為世界為你而轉的理想主義者是幸福的。”她說布拉德并未見識過真正的不幸,他所擁有的,已經超越了很多人,其實已經很幸福了。人不必處處與别人對比和競争。每個人都是獨立的自己。

在和好友溝通的過程中,布拉德也慢慢地發覺,别人的成功也并非都如表面那麼鮮亮。而自己家庭和睦,妻子通情達理,兒子帥氣優秀,其實也未必是一種失敗。


最後,布拉德沒有逆襲,沒有翻身,而别人的慘也并不是那麼的慘。

隻是布拉德開始明白:所有人都隻在乎的是自己的利益,而無暇去顧念他人;你成功,别人不一定真心祝賀;你失敗了,别人也沒有時間去笑話你。很多時候,你的成敗在别人眼裡微不足道,而家人和你現在擁有的一切才是你的一切。

當布拉德聽着音樂會,感受着來自于精神的沖擊,緊握着兒子的,淚流滿面,那個曾經被自己困擾得零落的中年男人,又重新開始聚合能量。


中年危機就是把自己撕裂了,再重新感受生活,在内心的掙紮恐慌後,又重新看到自己的内心和現實的協調。

遠方的美景很美,你可以看,可以去向往,但是卻無法全部擁有。人生不可能得到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