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   文/銀河弦歌


【01】移動城堡

一個風景秀麗,人民安居樂業的小鎮郊外,一架古怪的,布滿鐵鏽的鋼鐵移動城堡,咔咔地掠過,那就是哈爾的移動城堡。

然後,小鎮的人們紛紛熱議:哈爾會吃人的心髒。

這個傳言當然不是真的,但也窺視了一絲的真相——那就是哈爾沒有心髒。所以傳言中哈爾要吃人的心髒,也似乎有了聯想依據。

移動的城堡象征了哈爾。

外表堅硬,冷酷無情;内部髒亂,布滿塵埃,孤獨地行走在人們生活的邊緣。

哈爾說,不漂亮的話,活着沒有意義。

所以他用華麗的服飾,炫耀的各種名頭來維護自己的外在形象,實則他的内心和精神世界早已混沌不堪。正如經年未打掃,早已蛛網遍及,蟑鼠成群的城堡。所以他喜歡用無數閃耀的寶石來填充自己空洞的内心。

小徒弟馬魯克代表了哈爾純真,善良的一面。所以無論外面對他的師傅評論,馬魯克始終相信他的師傅是好人。

卡西法是頹廢的城堡一股熱情的活力。代表着哈爾那顆熾熱的紅心,但是這顆紅心被哈爾自己困住了,他自己也找不到出路,所以他的心和他是分離的。


人心的分離讓哈爾一直很痛苦,所以總是溫柔中帶着無盡的哀傷。但是他又一直知道,有一個人可以拯救他,那就是蘇菲。

蘇菲親眼看見他走上歧路的那一刻,蘇菲知道他所有的真面目,蘇菲知道他光鮮外表下的不安和脆弱。

哈爾在其它地方的家是固定的,但是在蘇菲的世界裡,哈爾的城堡是移動的,因為哈爾一直在尋找蘇菲,那個在他幼年與惡魔簽訂契約時,讓他等她的女孩。

當他再次遇到了蘇菲,即使她被詛咒成年衰失色的老婦人,她也一樣樂觀、善良、真摯、堅強和勇敢。她有着身為一個人所擁有的美好特質。那一刻,哈爾又重新喚起了對真實生活的熱情,感受着作為一個人可以擁有的美好,他也想要擁有那樣的美好和充實。

曾經跋山涉水,漂泊,荒蕪的移動城堡變成了綠植蒼郁,鮮花盛開的幸福和快樂的天堂。



【02】任意門


城堡的任意門可以将空間瞬間轉換到不同的地方。每個地方代表了哈爾不同的身份和内心。

轉換門不同的顔色也代表了哈爾在不同地方的心境。

綠色本是希望,然而最初哈爾的希望是一片荒蕪。那時候哈爾自覺得人生是沒有希望的。

黑色是黑暗和冷酷,是哈爾得到魔法,使用魔法,同時也是失去自由的戰場。縱使魔法比對手更為高明,但是還是一身的傷痕和疲倦,那是他最想逃避卻又無法逃避的地方。

紅色是熱情,是激烈,曾經是被荒野女巫占領的地方,當荒野女巫失去魔法之後,成為了他和蘇菲最初相遇的地方。但是最終,他的秘密花園也被戰争所波及。他想要守候的最後一塊陣地,也被摧毀,所以哈爾憤怒了,拼盡全力,同時也把自己推向了毀滅之路。

黃色是蘇菲的小鎮,代表了向上、樂觀、明豔。那是哈爾所向往的地方。

在經曆莎莉曼老師的追殺後,哈爾将移動城堡搬回了蘇菲的小鎮,将城堡安置在蘇菲的家,蘇菲就是他想要的最後的安定。

任意門的存在,是為了匹配不同的身份,但很可能是哈爾為了躲避戰場而刻意制造的。

比如在港口的家,他的身份是備受當地人尊重的魔法師,因為他總是友善地幫助人們解決生活的困境。

皇宮附近的家,則是匹配禦用魔法師的得意門生的身份。這個身份很光鮮,但是也讓哈爾失去了自由,成為戰争的武器。



【03】荒野女巫


年輕的時候,我們總想追求一些光鮮的事物,自以為有趣,好玩。然而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經标好了價格。

哈爾追求荒野女巫就是這樣的代價。

荒野女巫代表了具有光鮮外表的事物。光鮮的背後,則很有可能是味同嚼蠟般的無趣和空洞,可能會演變成為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最初,哈爾被女巫的外表光鮮所吸引,終因看透其空洞的内在而轉身離去。

但是荒野女巫一旦抓住了一絲美好,則不會輕易放手,因為沒有其它的念想,所以哈爾是她可能得到的最美好的東西。

她不可能會輕易地放棄這個希望。深愛會變成恨,得不到也會變成恨。恨則很容易變成執念,得到哈爾的心,成為了荒野女巫一輩子的執念。

荒野女巫擁有着華麗外表的貴婦,但是需要靠着外力魔法來維持。當失去一切倚仗,荒野女巫隻不過是一個年老體衰的老婦人而已。

當光鮮失去了外表,一切暴露在陽光之下,内裡的腐朽、醜陋立即顯出了原形。所有的掩飾終究會消逝,真面目終将會暴露。

但是,與荒野女巫的過往,也已經成為了哈爾的人生經曆。隻不過當一切抽絲剝繭,清洗過往的污垢,即使痕迹依然存在,但是我們已經可以和不堪的過往平和地相處,這大概也是最終荒野女巫和他們愉快地生活在一起的意義。



【04】卡西法


卡西法本是一顆轉瞬即熄的流星,但是得到了哈爾的心,卡西法寄托在哈爾的心上,得以在現實中長存,卡西法的代價是成為哈爾的附庸,失去了自由。

哈爾得到了卡西法的魔法輔助,而代價是失去了心。

光鮮的未必就是美好,被世人定位邪惡的未必就如此不堪。

惡魔卡西法與哈爾簽訂契約後,即使偶有抱怨,但是他知道,他和哈爾之間是唇亡齒寒的關系,他們是并肩作戰的戰友,也是親密關聯的朋友,卡西法兢兢業業地守護着移動城堡,守護着哈爾的家。

卡西法一向唯哈爾是從,為什麼他也聽從了蘇菲的指令?

卡西法本身幫助哈爾抵擋邪惡的入侵,具有鑒别善惡的能力,蘇菲的善良就是最好的敲門磚。

而且更重要的是,哈爾本來就喜歡蘇菲。卡西法寄托在哈爾的心上,自然也懂得哈爾的心意。

既然哈爾愛上了蘇菲,卡西法也沒辦法拒絕蘇菲。所以蘇菲在卡西法面前,和哈爾一樣是平等的。


【05】戰争


通過對戰争殘酷的描述,來表達追求和平的理想,是藝術大師們最常用的套路。

此片也不例外。戰火紛飛,生靈塗炭,就連魔法高超的哈爾也差點死于戰場。

而那些歡慶凱旋的人們,似乎多了一份反諷。

影片的開始就鋪墊了蘇菲對戰争的厭惡。

全城狂歡慶祝凱旋的時候,蘇菲避開人群,走偏僻的小道,遭遇了士兵的調戲,哈爾正好幫她解圍了。看似偶遇,但是我覺得應該是哈爾一直在關注蘇菲,所以才能第一時間出來解圍。

哈爾因為常年處于戰争殺戮中,他逐漸失去自己的真心,正在走上一條成為沒有良知的惡魔路上。

莎莉曼将哈爾最醜陋的一面激發出來,試圖離間蘇菲和哈爾。

莎莉曼低估了美好品質的感染力,因為蘇菲的存在,哈爾才沒有失去本心。蘇菲的信任,成為了他最堅強的盔甲。他是沒有了心髒,然而蘇菲成為了他定性的理由,成為他人生的錨點,隻要這個錨點存在,哈爾就不會迷失在殺戮中。


【06】交易


交易是影片中最明顯的隐喻。

哈爾用自由和莎莉曼交易獲得高超的法術;蘇菲用頭發和卡西法交易獲得移動城堡的動能。

哈爾用心和卡西法簽訂契約,獲得卡西法的服務。

世界平衡定律。物質的消亡是因為轉換成為别的物質。

人想要獲得某些東西,必然需要付出代價來交換。


比如時間。比如一萬小時定律。你把時間花在哪裡,你的人生其實也就是由什麼形成的。

因為人生就是時間。

所以我們常常會看到,找對方向,并能夠長期堅持的人,最終都會獲得或大或小的成功。

非自願式的交易卻終究難以持久。

而憑着真心付出,你也會獲得意想不到的回報。

比如影片中的稻草人。蘇菲一直善待和尊重稻草人。而稻草人在陪伴着蘇菲經曆了種種曆程,親眼見到了她的美好品質,他也被蘇菲感動了。這個鄰國的小王子,答應回去後解決兩國交戰的問題。

善良是因,種善自然有果,今天的善良,有可能有一天會回饋到你活着你親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