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夏天,誕生了一個新物種:鎮魂女孩。

盡管劇情一般,特效五毛,但架不住沈巍和趙雲瀾的“兄弟情”太讓人上頭,看他們吃個糖都覺得甜。

時隔一年半,白宇又痞帥痞帥地來表演在線吃糖了。

同樣是奇幻題材,同樣有前世今生,鐵打的白宇,流水的CP,這次的糖又“真香”了!

《蓬萊間》

被執念操控的靈物白起,愛上了負責消除靈物的天兵小舟。

然而,某一天,小舟卻突然消失了,從此再沒有人知道她的消息,而白起也失去了關于她的記憶。

一晃數千年過去,有着不老不死之軀獨自存活于世的白起,成了這世間唯一的靈物醫生。

比起天兵的簡單粗暴的消滅,白起對待靈物的方式,則是用小舟留下的“桃源鄉”替他們解除執念。

直到某一天,遇到了和小舟有着相同容貌的林夏,打亂了白醫生的正常節奏。

林夏,說好聽了是一個演員,但實際上是一個為了替父親還債、混迹于各個片場什麼角色都接的龍套。

演個屍體、演個女鬼都是常事,隻要有錢賺,就算被包裝成生日禮物,送去party上活躍氣氛也是可以的。

燃鵝……

按照套路,但凡送箱子的人多核查一遍,也就不會有男女主角什麼事了。

于是,原本打算被當成surprise的林夏就這麼陰差陽錯出現在了剛剛洗完澡的白起面前。

氣球,彩帶,還有……不太合時宜的BGM!

來,誠邀您品品林演員的這段土味又沙雕的《小跳蛙》,音樂請自動腦補。

雖然活了千年,但對白起來說,眼前這種情況還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沙雕到沒眼看,仿佛受到一萬點驚吓。

幸好,還能依靠神力,一個響指及時叫停。

但是,神力再強,也架不住對方持之以恒啊!

不僅盡職盡責,還主動要求加戲。

這麼容易讓人想入非非的台詞,也難怪白起怒到要投訴。

然而沒想到自己投訴不成,反而被對方的一腳踢到“懷疑人生”。

果然,隻要臉皮厚、路子野,就必然能引起男神的注意。

得知自己進錯房間的林夏急忙準備過去救場,不料慌亂中卻打碎了擁有靈性的“桃源鄉”。

一不做二不休,幹脆直接帶走,以免留下罪證。

這下,白起對她是徹底“念念不忘”了。

當然,想要查到林夏的信息并不是難事,但當白起怒氣沖沖地找來時,并不知道林夏剛被靈物催眠。以至于昨天還趾高氣昂,這會卻整個蔫兒了。

一邊嘟嘟囔囔說着“要從這個世界消失”就往天台走,一邊又迷迷糊糊地主動“投懷送抱”。

怎麼辦?隻能先帶回去養着咯!

而當務之急就是,先替林夏解除催眠。

因為服了藥,林夏在記憶重啟後暫時陷入了昏睡。迷迷糊糊間居然從沙發摸索到了床上。

于是,當半夜白起被驚醒時,畫面是這樣的↓↓↓

小姐姐,這個人形取暖器也借我抱抱呢?

不僅反客為主,還話多又事逼,碰到這樣的“入侵者”,白起也是生無可戀了。

但鑒于林夏似乎與桃源鄉、以及記憶中那個模糊的人影有着某種聯系,白起隻能暫時将留在身邊察看。

巧的是,每當林夏遇到危險,白起總是剛好撞見。

又是替林夏擋刀,又是跳泳池救人。

看見林夏被讨債的人欺負潑紅漆,白起表面上冷冷地說着“别多管閑事”,轉過身就直接叫人“安排”上。

不僅替林夏還了債務拿回欠條,還用同樣的方式教訓了讨債人,并且押着他們到林夏面前恭恭敬敬地道歉。

做了好事,還要保持一副“與你無關”的高冷姿态,是霸道總裁沒錯了。

當然,作為一個有原則的霸總,從來不做虧本買賣。既然替林夏還了債,那麼白起就成了林夏的新債主。

所謂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但如果還不上嘛,别的方式償還也是可以的!

别想歪了,隻是幫忙養花而已。

包吃包住,卻隻是動動手養花,唯一的要求還是必須時刻陪在老闆身邊。這樣的工作真的不是出于私心考慮嘛?

面對林夏義正言辭的拒絕,白起決定,直接搬來同住!

這麼倒貼的債主也是很少見了。

看見林夏臉上殘留的紅漆,立馬走上前幫忙擦掉。一記摸臉殺不夠,還要補充一個摟腰的抱抱。

果然,連讨債的都嗅到了空氣中的戀愛味道,趕緊改口叫“大嫂好”。

看來盡管活了兩千年,但白起的戀愛技巧還真是毫無長進。

威脅對方時,總要用一些以身相許的方式。

林夏要跟别人加微信,趕緊沖上前遞出自己的二維碼。

目睹林夏和别的男生談笑風生,分分鐘醋精上線,氣到想找人打架。

總之,逮着機會就要跟别人炫耀“我跟林夏的關系不一般”。

為了求得林夏的原諒,親自下廚;為了幫林夏留住童年回憶,花重金求店主把店繼續開下去。

弄壞了林夏的小熊公仔,四處找地方修補,實在找不到就自己親自上陣。

誰能想到,高冷傲嬌的白起醫生,會借着醉酒撒嬌賣萌求抱抱,還動不動就以咬舌自盡相威脅。

原來把硬漢變成忠犬,隻需要談個戀愛。

當然,戀愛歸戀愛,作為一個靈物醫生,該治的病還是得給人治的。

那些被白起治愈的人,都因為某種執念,依仗蓬萊之力變成了靈物。

有人想方設法地斂财,最終将自己困在了錢的圍城裡;

有人過于在意臉上的疤痕,差一點失去至親、淪為惡靈;

有人因為猜疑,不得不為失去愛人而抱憾終身。

看上去是咎由自取,實際背後卻各有各的辛酸,所有的執念最終都繞不過一個“情”字。

就如白起本人一樣。

當他撐起黑傘,帶着林夏穿梭于這些執念所構建的幻境、替靈物解開執念時,他也在被林夏所治愈,林夏就像是他的藥。

白起記憶在恢複,潛意識被逐漸喚醒。縱使是惡靈,也會得到救贖。

一邊高甜又一邊治愈,誰看了不說一句“上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