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發自簡書App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89歲。在占星學的行星周期上,木星已經走了7圈半,土星走了3圈,天王星已過一輪,走得更慢的海王星、冥王星,也走完了半輪。他真的非常、非常老了。

國内影院上映了他去年自導自演的一部電影—— 《騾子》。騾子負重慢慢前行、埋頭工作、執拗的意象讓我聯想到土星和摩羯座。伊斯特伍德的太陽落在雙子座,“一個講故事的人”。對這個一生在他的電影故事事業上跋涉、從未停下腳步的人來說,“騾子”這個名字充滿自我隐喻色彩。

“故事可以被看成對人的比喻。就像故事預示着人物間的沖突一樣,每個人都體驗着其本性不同部分間的沖突。行星原型構成了我們性格的内在模闆。它們是内在的神明,組成了我們正在展開的精神生活。”(格倫.佩裡)

一部劇情電影需要的“沖突—發展—解決”,常對應着創作者自己星圖上的某個主題沖突的探讨。讓我們先回到伊斯特伍德的星圖。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星圖 時間可信

什麼是他星圖上的主要沖突?

危機之後,“舒适”的重建

星圖的上升點和南交點都落在天蠍座,這是一個冥王-天蠍主題被着重強調的星圖。天蠍座和危機與創傷有關,它的特質還包括強烈深邃的情感和洞察力、既可能呈現陰暗面的操控和破壞力,又有可能通過強有力的轉化帶來療愈和淨化。想一想常常與天蠍座聯系在一起的性、金錢、死亡,就不難理解它的特質。

南交點在天蠍座——安全感的來源是“操控”,可能迸發強大的生命力去面對失控的危險和恐懼;北交點在金牛座,—— 成就感的需求是“去擁有”,無論在生活中經曆過怎樣的動蕩和損失,都可以頑強地重建,從而變得更加茁壯,單純而踏實地活着,發現生活中簡單的快樂。(《靈魂的目标》,大衛.瑞雷)

他可能經曆的主要危機是什麼呢?在什麼地方被打擊、被摧毀,又是什麼召喚着他去重建、去擁有?—— 南交點和北交點的兩顆守護星冥王星(摧毀、危機)和金星(愛、擁有),都落在巨蟹座(家庭、接納、感受)。家庭可能象征性“死亡”(冥王星),而在愛與接納(金星)中,又可能被再度“擁有”。月亮四分南北交再一次重申了“家庭”這個議題。

追尋家庭的真正意義,是這個星圖的主題之一。

循環往複的主題

南北交點的守護星冥王和金星,對分土星,與天王星形成T三角

冥王星、金星都與落在2宮的摩羯座土星對分。摩羯與巨蟹這一組對分相,可能表現為家庭與事業、接納與堅定、柔軟與強硬、敏感脆弱與控制、母性原則與父性原則之間的争鬥。

對分相對立而互補,目标是“将交戰的對立雙方統一起來,創造一種充滿愛的合作關系”,通過面對彼此、雙方之間的對話,從而調整和适應對方,去達到平衡與合作。

冥王星、金星、2宮,這些元素摻入了金錢、财務的象征。土星與金冥的摩羯-巨蟹對分,一種可能的負面内在信念是這樣的:如果我沒有錢、不夠成功,我在家庭裡就沒有價值,就有可能被家庭控制、或是失去家庭,那就不配擁有家庭。

一顆落在5宮的白羊座天王星(象征着突如其來的變化、分裂、改革、啟迪)加入了這個挑戰,它和土星、巨蟹座的冥王星、金星分别成四分相,形成T三角格局。

星圖中的T三角是一個頗具挑戰的象征,不光因為行星之間四分相、對分相的沖突與矛盾,還因為它們在星圖中所組成圖形的結構化,讓參與的行星們牽一發而動全身。

它很容易成為一個人生命中不斷重複的困難模式。T三角中的行星星座,披上同質卻不同内容(事件或人物)的外衣,逼使我們不得不發展出方法來面對、認識和調整内在的沖突。而正是因為這種不斷重複的模式,又有可能為生命注入源源不斷的活力和能量,刺激這個人發展出社會成就和優秀的品質。

星圖中還包含許許多多信息,而這個三角結構可以視為這張星圖的核心旋律。

事業(摩羯)與家庭(巨蟹)的沖突,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天王星)加劇。這正是電影《騾子》開篇對沖突的交待,以下我們跟随劇情的層層遞進,來看主人公如何面對和解決這個困境。

開篇:厄爾是一個園藝師,一輩子傾心于追求事業成功(土星摩羯),将家庭的愛和溫暖從生命中推開(對分金星巨蟹),深深傷害了家人(巨蟹座冥王星),與妻子早就離婚、與女兒關系也全面破裂(四分白羊座天王星)。

在傳統銷售方式(土星摩羯)遭遇(四分)互聯網新時代的網購沖擊(白羊座天王星)時,他的園藝事業逐漸凋零,不得不忍痛拍賣花圃,—— 他事業上的家被毀了(對分巨蟹座冥王星)。


厄爾參加新品種花卉選拔奪得金獎,他出席頒獎禮(事業上的孩子)卻缺席女兒的婚禮。此後12年,女兒不再和他說話。

互聯網(天王星)毀掉了(冥王星)一切(巨蟹座-家,摩羯座-事業)


電影開頭的幾分鐘,時間跨度12年,T三角模式重複了兩次。

厄爾過度認同土星摩羯座(事業成就、社會認可),“在事業與家庭親情之間,他永遠選擇前者”。這選擇完全倒向土星的單邊 —— “工作、成就”,他錯過家庭的無數個紀念日,家人的生日、孩子的重要人生時刻。“時刻”,也是一個土星詞彙。

對分相就如同跷跷闆,如果向其中一顆行星傾斜,勢必會帶來對面一方的“對稱升級”。厄爾的極端土星,曾使他在中年時婚姻(金星)破裂(天王星),仍未被意識和解決,繼而使他在垂垂暮年遭遇事業和财務危機時無處可去尋求安慰(巨蟹座)。在外孫女的訂婚式上,面對前妻和女兒向他爆發的積怨多年的憤怒(冥王星)和冷漠(天王星)。他活在孤獨中(土星-摩羯的陰影),開始重新審視自己。

對于厄爾來說,對待家庭-事業(巨蟹-摩羯)的信念如果不被轉化(冥王星),與家人的親密關系如果不被療愈(金星巨蟹座8宮),就無法走出這個困局。或者說,這正是這場老年危機的意義——在生命的晚期,厄爾有必要去完成這個轉化,去療愈、修複與家人的親情(巨蟹座)。

(未完待續)

關于我和聯系我